小学教育可以比你想像的还宽阔

 来源:互联网    要点:小学教育  
编辑点评: 如果我们不能从较宽广的视野来重新给小学阶段的学习与成长定位,我们所有的努力只是在戕害小孩;如果我们不能跳出成人世界习惯的成见,我们永远找不到小学教育的方法。

如果我们期望孩子在学校可以受到好的对待(而不只是知识的教育),我们必须对老师的角色扮演有正确的认识,并且主动协助老师去和孩子同学的家长沟通,支持老师以较宽广的态度来对待摸索中的学童。不幸的是:我们对学校教师的期待却极端狭隘。在社会各阶层普遍迷信学位的风潮下,教育部也设了各种教师进修班。而师资培育法修改后,教师的职位变成「市场兢争」下的商品,许多家长也开始期待名校毕业生去教自己的小孩。我总觉得,这简直就像「资优补习班」一样的疯狂!国中小学生即使学得的知识有小错,以后总有机会自己去修正。知识再渊博的老师,他也不见得能懂小孩的学习过程与特性。反而是教师的人格特质,才真正深远地影响着他的教学品质。有人倡议,不同教育体系的师资可以使国、中小学教育的文化多样化,因而活泼起来,我想这是唯一可取之处。我常鼓励我太太一个简洁而明确的教学目标:上课时看着学生的眼神,如果他们的眼睛亮起来,你就是成功的老师;如果每一双眼睛都像死鱼,黯然无光,那不是你有问题就是教材有问题。要教到学生眼睛可以亮起来,对老师是极费力的工作,和极大的挑战。它靠的是人格特质,老师的热情,对学生多样化心理的了解与想像,教师自己生命里的感动,把知识恢复为可以感动人心的场景等能力。这样子教书,老师会得到很大的鼓舞:因为她真的进入了学生的心坎。但是,学位并没有办法保证教师有这种人格特质。小孩子的思维方式远比成人多样化,甚至于比教育专家还多样化。教中、小学,重要的是要能懂这种思维的多样性。而国中、小学童从老师的人格特质中所学到的,则远比从老师的知识中所学到的多。因此,除非大学教授可以重新记得他的童年,或者愿意到第一线去观察国、中小学生,否则纯靠文献比对以及用成人的眼光分析儿童的世界,恐怕所得到的心得适用性真的有限。顶多,做一些统计资料,提供任课教师一些参考背景,如此而已。

四、给他一个人性化的成长空间

当市区的绿地急剧消时,我们必需警觉到:我们下一代的情感空间也正在急剧地消失当中。听说李远哲高中时候也是一放学就跑到头前溪,我还知道许多新竹中学前后届的同学,也在那里渡过无数个晨昏。十八尖山原本是新竹中学的精神堡垒,幽静的溪林,是蕴育早期竹中精神不可或缺的环境。自从自由车场和瓦斯储气槽设置之后,竹中的早期精神也随之耗弱。以前,我们会抱着浪漫的想像,带着诗集、乐器,跷课到山上去享受一个人独处的心情;现在的学弟,跷了课恐怕只能去打弹子。纪德的诗句里,「先知,来自于旷野;是的!先知必来自于旷野!」人没有在大然里独处过的经验,他怎么可能听到自己心里最深刻的声音?我总以为,每一个城市都必需要有一座公园,面绩大到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只剩下自己心里的声音,和大自然的声音。当一个人心里忧愁、困惑、烦闷的时候,他需要有足够的空间去静静地面对、消化、反省,找寻自己因应的可能性,而不是发泄。可惜的是,都会所能提供的只是发泄的场所:咖啡厅、酒廊、餐厅、舞厅、逛街、卡拉OK,人的情绪无法在这里「舒展」,人无法因为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而释怀,他只是发泄到情绪,同时把问题积压到更深的潜意识里去,等待未来的暴发。因此,都会里的人易于焦虑,对人的冷漠与粗暴都只是意味着他们情感能力的退化与欠缺安全感。一个只能让人发泄,而无法让人舒展情绪,面对自己的城市,是「不人道」的城市!

最新2020小学教育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