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美联航拒载,是半生不熟的英语害了人?

所属专题:lalala少儿英语魔方  来源:王青    要点: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  
编辑点评: 王青博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应用语言学系博士,所在系其专业排名是多年的全美第一,美国的文科博士学位平均完成时间是七年半,王青花费八年时间终于在顶尖专业获得学位。“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系列专题将与各位分享一些王青博士的个人关于英语学习的见解与看法~

>>>点击进入王青博士个人主页<<<

一对中国夫妇因为对空服人员说“Shut up”最终被美联航“请”下了飞机,拒载。我不想从社会道义上多说,可是需要提醒各位国人同胞的是,我们身上背着的都是半生不熟的英语,如果出国在外,千万要有这个清醒的认识,不要一不留神被它害了。

是不应该说的,可是这是个语感问题,没有真正使用过英语的中国人还真不会有这个语感。可以肯定,国内在某个年代某个时段的英语教科书上一定出现过这个表达,不然国人也不会对它这么熟悉(我的初中课本里就有)。而在国内的教学里,没有告诉学生这是个不能使用的表达。

今年八月我搭乘美联航的航班从上海到洛杉矶,在到达后等行李的时候,还就亲耳听到一对上海口音的老夫妇冲着别人说这个词。夫妇俩年过花甲,举止打扮都很得体,会说点英语说明多少也有一定的教育背景。当时是个年轻人的行李车几次推挤了老先生的车,双方可能低声交换了几句不太友好的话语,老夫人大概见老伴占了下风,从数米外赶过来大喊“Shut up”,这下老先生变得也只会这一句了。几秒钟内,小伙子拼命的逃离而保安蜂拥而至,这么大喊“Shut up”事情反正是要找麻烦的。

我想他们也不想惹麻烦,因为还没过关,周围全是穿制服的人,何必呢?他们一定是没有这个词的语感,加上中国人交际文化上的另外一个死穴,就是高声,这样出了问题。

更严重的例子,Nigger(译成“黑鬼”)这个词在美国是高压线,绝对不能用的,在我的中学里学的却是要这么称呼黑人才对 —— 纯粹的找死!可是现在我还是时不时地听到有人问我,不是书上说要这么说的吗?幸亏中国人到美国,很少跟黑人接触,不然还不知要这么样呢。

我们所学的英语就是这样,是半生不熟的。从专业的角度说,一个人学到的第二语言永远处于一种过渡语的状态,总是达不到母语水平的。我自己的英语水平,个人颇为得意地认为已经到了(母语是汉语的)成年人学习英语的最顶端,前不久还“栽”一个最最简单的字上:“Need”。我拿了一条GAP的裤子去店里退,因为我是在百英里以外的一家店里买的,虽说知道任何一家连锁店都可以退,可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忐忑,怕万一退不了要一百英里再开来回。这么一忐忑,嘴里出来一句“I need to return this item”。店员是个小姑娘,还戴着牙箍,眼睛马上就睁得圆圆的了,然后长长地说了一声“Need?”,定格在那里让我清楚地看到了她的牙箍,然后说“That’s a very strong word!”(“那是一个很重的字眼”)。也这就是说她在楞了一下神之后委婉地告诉我,我说的话不礼貌!

我现在说英语是不需要过脑子去想的,冒出这一句的同时,那个得体的表达“I’d like to…”就已经出来了,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拼命想收回来,来不及啦,已经看到小姑娘的牙箍了。其实这里是母语干扰了一下,“Need”等于“需要”,似乎能让自己显得诚恳一点,以确保能够退货。这一个干扰就把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建立的关于“would、need”这些表达的语感挤走了。

被赶下飞机的夫妇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不在现场,没法知道。看来双方起了争执而且这对夫妻情绪失控,否则也不会重复来说这个词了。既然在重复地说,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在当时的语境里他们能够调动的英语武器不多,就象我见到的那对老夫妇一样,想通过这样的重复(可能还有高声)来压住对方,占个上风。拜托呀,不是你们的语言主场!如果你们的英语能力够用,在空服过来整理行李的时候,你们或许就能以极其礼貌得体而又非常坚定的语言制止她,进而到达自己的目的了。何必用这样拙劣的语言给自己找这么一个大麻烦呢?

所以我的忠告就是要记住半生不熟的英语可能会害到自己的。那怎么办呢,等到“全熟”了再开口吗?那永远也等不到。天底下现在这么多中国人在跑,英语或是其他当地语言的水平也参差不齐,可是大家不都活得好好的吗?就是一个合理的使用,有效地达到交际目的就足够了。

技术上,“熟”不了有时还可以往“生”里靠。我出国之前看过本台湾出的出国指南,上边提到有时把自己的英语水平装得低一点,反而会得到更多的照顾。这是一个很实用的技巧。象我前面错用了“need”的情况,怎么办?我的做法,反正我是亚洲面孔,干脆就很吃惊很拙劣地问“那我该怎么说?”于是店员就一点一点地教我英语,同时把钱退进我的卡里,交际目的圆满达到。我见过一个国内的老总,在美国住顶级酒店,发现吸烟楼层一般都是最低的一、二层,于是就订不吸烟的高楼层,入住以后打电话给总台,要烟灰缸。别人解释,就一概“听不懂”就是要烟灰缸,每次都能达到目的。我还是不去评论他这种行为的对错,不过语言运用的技巧是十分成功的。

设想一下这对被拒载的夫妇,如果完全放弃用英语争执,只说二个字:“please”、“no”,反复说,空服能拿你们怎么办呢?如果不是非动不可的行李,恐怕只好放弃。要是非动不可,就要设法找人翻译了,这下你们语言的主场就回来了。如果你们的行李真是有什么理由不能动,你们也就可以有效地说清楚、解决问题了。以退为进,比硬往上撑要容易得多。

很多在中国的老外也在熟练地应用这一技巧,要是碰到对他们不利的情况或是不想理什么人,他们的汉语水平就“消失”了。注意观察一下,这个情况很普遍的。闯荡江湖,要知道自己外语水平的“天花板”在哪里,超过天花板的事情,还不如回到地板上来做。

 

美国UCLA应用语言学博士

王青博士
前去提问>>

>>点击查看lalala少儿英语魔方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20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