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拼写差和英语飞速进步的关系

所属专题:lalala少儿英语魔方  来源:王青    要点: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  
编辑点评: 王青博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应用语言学系博士,所在系其专业排名是多年的全美第一,美国的文科博士学位平均完成时间是七年半,王青花费八年时间终于在顶尖专业获得学位。“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系列专题将与各位分享一些王青博士的个人关于英语学习的见解与看法~

>>>点击进入王青博士个人主页<<<

把Ester的博文《拼写》转载过来好几天了,多谢Ester,对于孩子英语学习的细节描述得很细!

我自己的儿子还小,还没有到关注他的拼写的那一步,不过估计他也不像是个拼写小蜜蜂(Spelling Bee)的命,不会是Ester说的Natural Speller。可是我自己呢,拼写却是极其的差,刻骨铭心地差,差到没有救了。

我这个差,在中国时还不显,因为基本不使用英语,死记硬背一下,用短期记忆对付考试我并不差,特别后来用标准化考试了,做选择题,这个问题就更不突出了。

可是到了美国上学以后,要写的东西太多了。学校对我们国际学生很平等,一视同仁,没有另眼看待。可这个平等带来一个非常要命的衍生结果,就是要求我们交上去的作业不能有英语语言错误。教授只是来指导学术的,不是来教基本英语的。

我自身的英语水平吃力就罢了,这个拼写可就是个死穴了,几乎每一句都有错,跑不掉,真是要命了!身边的老师同学都是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内行,终于我有了一个机会在一门阅读理论课上把这个折磨着我的问题亮了出来。

老师的回答大大出乎我的预料,而且竟然成了我的英语迅速提高一个台阶的强大动力!

她说,拼写能力差,说明你阅读能力强。如果你的第一语言阅读能力本身强,你的第二语言的阅读能力更会是十分出众!

从阅读学理论上看,人类靠阅读获取信息时有两套基本手段,一套叫Bottom-Up (从下到上),另一套叫Top-Down(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时,阅读者看一个一个字母,然后一个一个单词,然后句子,最后把这些被解码的信息加起来,获得意义。从上到下时,阅读者从自己大的知识背景出发、从封面、标题、主题句这些大的地方入手,给自己提出阅读的命题假设,然后在文字中去印证修改和调整这些假设,这样读懂意义获得信息。这个老师对我拼写差的解释是,我是一个强烈的Top-Down型的学习者,阅读速度会很快,但是大量忽略细节,从而导致拼写错误很多。

一个成熟的阅读者,更多要使用的是Top-Down的方法,迅速获取信息, Bottom-Up只是在要处理信息细节时搭配使用,这才是有效的阅读,才能在当今时代有效生存。我们学汉语的时候,似乎是Bottom-Up占了垄断地位,要讲究一字一句,不然会被斥为不认真。到了学习英语时,就更要命了,要一个字一个字去查字典,一个不查,心里就不踏实,阅读就不能进行。在第二语言的学习里,特别是成人学习者,其第一语言和社会文化的背景知识已经成熟,就更应该有效地利用Top-Down的技能。真正内行的第二语言的教学课程就有培养学生走出Bottom-Up,走进Top-Down的专门训练。

我在国内一些场合常做的一个小实验是这样,让听众拿出一些报纸,几页叠起来随意撕掉一个洞,这样每一页都有不规则的缺失。大家拿起报纸看吧,虽然少了一些文字(就当没有查字典的那些文字了),可是基本不会影响大家完整地把报纸读完(除非是需要找一个广告上的电话号码这样的细节,而相关文字缺失了)。这是我们可以丢开细节做快速的Top-Down阅读的一个例证。汉字的二维形象性特点似乎更支持快速的Top-Down阅读,可惜没有见到过专门的研究。

为了这个拼写烂,我从小到大不知吃了多少批评,而且有些批评一直上升到人格的层面上。中国的文化就是要树立正统,什么事情都是以对错来判定。现在居然有人可以从阅读速度快的角度看这个问题,而且是专家级的。我当时不知卸下了多大的一个包袱,再也没有必要过于在拼写上计较和自责了!放下包袱走出了死胡同,随之而来的是阅读信心的迅速增长,使我能够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达到每小时阅读四百页左右的(美国大学)生存速度,从学校里“活”了下来。可怜的我如果不是遇上高人指点,恐怕现在还在折腾那些十几年也没记住的拼写呢!

(至于拼写本身,同一高人指点:学会有效使用Word系统里拼写检查的功能,高招!如今的世道,用手写字的机会实在没有多少!)

 

美国UCLA应用语言学博士

王青博士
前去提问>>

>>点击查看lalala少儿英语魔方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20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