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西学东渐唯一落下的盲点

所属专题:lalala少儿英语魔方  来源:王青    要点: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  
编辑点评: 王青博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应用语言学系博士,所在系其专业排名是多年的全美第一,美国的文科博士学位平均完成时间是七年半,王青花费八年时间终于在顶尖专业获得学位。“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系列专题将与各位分享一些王青博士的个人关于英语学习的见解与看法~

>>>点击进入王青博士个人主页<<<

从利玛窦时期的西学“启蒙”,到大规模模仿和实施西方工业的洋务运动,再到奋力倡导和追随“德先生”和“赛先生”的五四运动,西学逐渐叩开了中国的大门。在这个一直延续至今的西学东渐过程中,不论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还是“全盘西化”、甚至于到“食洋不化”,中国是在西学渐入的过程里逐步走向了现代化。

现在的中国,从科学到人文,从工业到教育,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打下了西学的深深烙印,有些行业、学科、甚至是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某些方面,几乎完全是在西学的基础上创立出来的。西学的渐入,对于中国的现代化、国际化起着不可言喻的重要作用。可是,在这几百年的西学东渐、进而中西合璧的现代化进程中,竟然留下了一个盲点,在这个盲点的领域里,看不到一点“赛先生”的影子,体会不到丝毫现代化的气息。

这个盲点就是汉语教育学,是关于怎么教汉语、怎么学汉语的科学,包括汉语作为母语和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和学。

出现这个盲点的逻辑很简单,西学里本就没有,又如何借鉴得来?我们在五四时期发展起了白话文,又在摸索中创立了一套介于西文和汉字之间的“转基因”产品汉语拼音,汉语自身是向着现代化方向在前进。又因为有比较语言学的存在,对于汉语语言的研究,不但我们在做,西方学者也在做。可是,唯有到了汉语怎么教、怎么学这一点上,似乎谁都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几乎还在沿用着从(现代)三字经开始的反复背诵和从点横竖撇捺开始的反复书写的古老方法,似乎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英语教学法跟汉语的教学就没有关系一样。

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英语教学法疯狂地涌入了中国,打开了国人的眼界。特别是儿童教育这一块,各种先进教学理念、教学方法、各种课程,以及配套而来的绘本、读物、音像、网络等等辅助资源,极大地激发了孩子们的兴趣。很多的父母也是完全迷失在孩子早期的英语学习之中,似乎已经忘记了孩子的母语应该是汉语,也完全不去考虑孩子学习一门第二语言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进程,能收到怎样的效果。中国现在的早期语言教育,差不多已经形成了母语和外语的本末倒置。

造成这个现象的根源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汉语教育水平的落后,开启了这些英语教学法涌入中国市场的门缝,拱手让出了大好河山和巨大市场。可是奇怪的是,我们汉语教育这一块竟然对此无动于衷。当我在网上看到铺天盖地鼓吹和贩卖各种英语教学法、甚至是一些基于根本站不住脚的“垃圾科学”而设立的一些教学法的枝节的时候,我们的优秀语文教师的经验交流竟然还是停留在怎么“教书育人”的层面上。没有“赛先生”撑腰,语文教育只会越来越落后。

既然西学东渐无法给我们的汉语教学带来指路明灯,我们就需要别的契机来呼唤“赛先生”。人类历史的进程差一点点就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契机。在计算机科学飞速发展的早期,汉语怎么和电脑语言结合是一个大问题,中国的语言学界曾经产生过那么一点危机感,希望能“教会”计算机识别和使用汉语。八十年代我在国内大学读中文系时,我们的语言学教研室甚至招来了一位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试图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可是谁也无法料想计算机科学能以如此惊人的速度发展,汉语语言上的困难,全部在计算机科技的层面上被解决掉了。我们没有得到这个契机。

从西学里借鉴不来,自己发展,最好就要能有一面镜子,这样我们才能看清需要改进和创立什么。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就是一面极好的镜子,可以从很多角度帮助我们跳出儿童学习母语的固定思维模式,从而更有效地认清汉语教学的特点。人类的历史进程又给了我们一个契机,就是学汉语的外国人开始大量增加,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渐成规模。可是谁又能够想到,这面镜子既然被官僚主义所尘封,照不出多少东西了。

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先被冠名为“对外汉语教学”,直接带上了政治色彩,被归到了外事口子。早期教师的遴选,也多从“根正苗红”的角度去考虑,甚至在早期中国的大学还有派校医院的护士去授课的情况,美其名曰对留学生“学习和生活一起照顾”,压根就没有想过汉语语言的教学也是一门科学。接着又出现了一个纯官僚的机构国家汉办,拿着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到国外去办什么“孔子学院”。由一个官僚机构,而不是一个教学机构或是科研机构甚至于慈善机构来主持这样的语言教学行为,自然是体现不出一点“赛先生”的精神,只好把包饺子唱京剧这些所谓的“国粹”搬出来撑台面。现眼丢人!

汉语的教育到底有什么要进行科学研究的?举一个小小的例子,说说阅读教学。英语是拼音文字,在孩子学习的早期,大量的教学集中在建立孩子大脑中字母和发音的对应关系上,这样孩子到了一定程度见到字母和字母组合就能念出音来,念出音来就懂了意思,这样就完成了有效阅读。那么汉字呢,看到方块字是读不出音的,怎么建立大脑里“字-音-义”甚至直接是“字-义”的联系呢?这是无法从英语教学法里直接借鉴的内容,需要进行系统的科学研究,找到规律,进而总结出有效的教学方法。

西学没有能给我们提供太多的借鉴和帮助,我们至今无法建立起一门汉语教育学。语文的教学水平和私塾时代的水平差不多,核心的教学法建立在“读书千遍,其义自现”的原则之上,低效、磨损、乏味,使得生活在现代化社会里的学生们背上了莫名的学习负担。“赛先生”什么时候才能来到汉语语言的教学中来,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美国UCLA应用语言学博士

王青博士
前去提问>>

>>点击查看lalala少儿英语魔方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19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