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我看国内的英语老师和英语考试

所属专题:lalala少儿英语魔方  来源:王青    要点: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  
编辑点评: 王青博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应用语言学系博士,所在系其专业排名是多年的全美第一,美国的文科博士学位平均完成时间是七年半,王青花费八年时间终于在顶尖专业获得学位。“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系列专题将与各位分享一些王青博士的个人关于英语学习的见解与看法~

>>>点击进入王青博士个人主页<<<

前天写了一篇国内英语老师体罚孩子的文章(《中国小学英语教育骇人的共同点》),看到跟帖评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国内学校是有否体罚现象这一点上。其实,是否有体罚现象以及是否普遍存在都不是我文章的关注的焦点,因此文中既没有去阐述也没有去论证,只是把这个问题写了出来而已。从我对几个孩子的了解和他们描述老师打学生的具体细节来判断,那些故事他们编不出来,必定是亲身经历的。再结合媒体上不时有极端体罚事件酿成悲剧的报道来看,体罚现象还绝对不是孤立的,报道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

我文章的焦点是想说明在没有使用语境的情况下学外语,学学忘忘是一个必然的规律,如果由于学生要忘,就给了老师打人的借口和理由,这是中国英语教育的无知和不尊重人性的传统文化毒瘤的一个黑暗结合。说白了,如果这样在小学里教英语,绝对不如不教!

其实老师是否打学生不需要在这里论证,父母为了记不住英语打孩子我就见得多了。那么,老师语言上的凌辱呢?教育系统里没有人性的考试的带给学生们精神上的摧残呢?这些和体罚是同一类的行为。下面几段文字我当时在博文定稿时删除了,是关于我自己在国内时跟英语老师和英语考试的一些亲身经历和感触,因为多少跟小学教育离得远了,所以当时删掉了,现在看看还是值得拿出来见人的。我没有亲眼看到过中国老师体罚学生,但是中国的英语老师和考试同样在我的心里埋下了对英语学习的无法抹去的阴影。

我在国内从初中开始学英语,一直学到大学。在无数次的反思中我坚定地认为中国七、八年的英语课是我人生中最没有学到东西的一个时间投入。来到美国的中国人,从孩子到成人,没有一个不抱怨在国内学的英语没有用的。在我年轻一些的时候,我也和身边这些小留学生一样,把怨气集中在英语老师身上,认为他们根本就不懂、不会英语,所以只会折磨学生。有些容易错的地方,老师反复地拿出来磨损,然后在考试中下一个套子去考学生。几十年后的今天我都能记得自己中学英语老师说“告诉你们要考这个吧,就是记不住!” 时那一脸狰狞的冷笑。我知道,如此恶意地对待自己学生的错误,就是老师自己在这门学科里没有造诣,看不深、看不远的表现。不用那样狞笑,我从那时开始,一直到现在还鄙视这样的老师。

到了我在大学教书的时候,一次教研室会议,那些对青年教师掌有生杀大权的“权威们”在那里得意洋洋地说你们年轻人要考教师资格证了,要考英语,是我(们)命题。我就毫不客气地提了一个建议:能不能还是您们命题,然后同样还是您们阅卷,只要把考卷上的姓名封起来,然后您们跟我肩并肩地坐着一起考?

意见提得痛快,掌声来的热烈。什么狗屁学术权威,吓唬完学生还要再来吓唬同事?外语只要没有学到能用的程度,就是胡扯,怎么考也没有把握的,你们自己平时还少抱怨过说一辈子外语都没学会吗?(注:这样说话的年轻人恐怕也只有辞职出国留学这条路好走一点了。)

到了美国在专业排名第一位的UCLA(洛杉矶加州大学)攻读应用语言学,入学不久有一堂关于怎样改变自己国家的英语教育水平讨论课。我的到了嘴边又咽下去的方案就是把中国所有的英语老师都拉出去毙了(《如果我握有英语教育的最高权力》)。我认定了是中国英语老师的不学无术坑害了中国学生的英语。后来在几年如一日每天二十多个小时的学习里,我可以说涉猎了人类所有的第二语言教学理论和教学法(详见《美国顶尖学校的文科博士是怎样炼成的?》),这才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天下没有外语教学的“最佳方法”,也没有灵丹妙药(《哈佛博士为什么想去卖药》)。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更对从事外语教学的中国老师增加了许多崇敬:他们在走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无穷无尽地反复,而且除了学生的考试成绩以外,看不到一点自己工作的成就。学生学不到东西,自然也就不会得到学生真心的尊敬。这实在不是一个让人愉悦的好职业,在中国的学校第一线教英语不容易!

不是一个好职业,没有工作成就感,而且自己或许根本英语本身就没有多少造诣,那么只要这时身边有体罚学生的黑暗土壤,就会立即参与进去,去打学生。可是教师体罚学生,就是人类文明的毒瘤,不需要去找任何借口。我这几个孩子说的英语老师都还全是女老师,真替她们想不明白,选择教师这个行业图个什么?特别又是教英语的!

上面几段就是当时删掉的文字,想说明的就是第二语言教学如果不懂得语言交际性的特点,逼着学生孤立地去死记硬背单词句型语法根本是走不通的。我自己的抗争和鄙视发展到了在国内对英语的放弃:在中学里不学、抄作业、高考分数拉后腿,在大学里旷课、考试作弊、考研不够提档的分数线,申请国外研究生时写信要求不考GRE。这些,都记录在《当年我和英语有个约定》一文里。只是这样的做法不值得推荐,也没有可复制性,对一名学生来说人生的风险太大,大到不可控制。如果不是UCLA的应用语言学系有着全美专业排名第一的高度和胸怀,如果不是他们的录取委员会有着视GRE之类的考试为粪土的学术观念,如果不是他们先录取了我然后让我胡乱考一个GRE再把成绩交给学校去完成入学手续,我这一生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学会英语的。


美国UCLA应用语言学博士

王青博士
前去提问>>

>>点击查看lalala少儿英语魔方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19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