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中国小学英语教育骇人的共同点

所属专题:lalala少儿英语魔方  来源:王青    要点: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  
编辑点评: 王青博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应用语言学系博士,所在系其专业排名是多年的全美第一,美国的文科博士学位平均完成时间是七年半,王青花费八年时间终于在顶尖专业获得学位。“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系列专题将与各位分享一些王青博士的个人关于英语学习的见解与看法~

>>>点击进入王青博士个人主页<<<

我在带几个国内来美的小留学生,都是四年级过来的,现在在美国上五年级或六年级。美国的教育系统里把这一类英语需要帮助的学生划分为“英语学习者”,政府有一笔相当大比例的专门拨款用于帮助这一批学生,从语言水平测试、教学大纲设计到跟普通课程的衔接都有专门的设计和考量,教师、场地、教材等各方面也都有独立的额外资源,在加州还专门给英语不能跟班上课的学生开设ELD(English Language Development英语语言发展)课程。不论现在中国的英语学习有多么的轰轰烈烈,也不论这些已经打算出国的孩子在国内加了多少英语补习课,刚从中国过来的小留学生的英语都会有一个很困难的过程,要在ELD班里过渡一年到几年,然后才能慢慢融入整个学校的教育中去(详见:《小留学生初到美国英语怎么学?》)。

我这里有一个刚刚过来上五年级的孩子,上课第一天在还没有进行英语水平测试的情况下就被转去了ELD班,这也很正常,刚刚过来就要跟上美国五年级的英语和历史根本不现实。可是她第一天到了华人开设的课后班后,給她留的作业竟然是准备第二天默写26个字母。这我就奇怪了,国内不是至少三年级就开始学英语了吗,怎么两年下来还要考字母?

于是我把几个孩子叫在了一起,想了解一下他们在国内是怎么学英语的,为什么到了美国使不上劲儿。这一问不打紧,不到一分钟之内每一个孩子的话题就都集中到了一个让我惊愕万分的共同点上:英语老师体罚学生!

60后的我在省会城市里长大,没有亲眼见过老师打学生,最过分的不过是逼着学生做无数多的题或是把掉在地上的脏馒头吃掉。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时至今日中国的小学里还有这样的恶毒行为。撕书罚抄写就不算了,蹲着马步背单词、棍子打屁股打头、直尺打手直到打断,实在令人发指!这几个孩子来自国内不同的省市,再结合到媒体上不时曝光的中国老师残暴体罚学生直至事情失控而暴露的现象来看,体罚学生事情还绝对不是孤立的个案。

针对未成年人的体罚,不论来自家庭社会还是学校,都是人类文明中的毒瘤。怎样拔除这个毒瘤不是我在这里要讨论的问题。我的专业特长是第二语言教学,我想说的还是英语。

中国学生学英语是学一门第二语言,而且没有可以实际使用这门语言的环境。语言学习一定要在有实际意义的交际过程中完成,包括书面语的阅读都是承载交际意义的。如果割裂了语言的交际性,死背的单词、句型在人的大脑里是留不住的,会忘。语言学习不是通过条件反射的无效重复可以实现的。我们做老师做父母的过来人自己清醒地想一想,当初自己学习时是不是也下过狠心、也被人吓唬过威胁过甚至打骂过,可该记不住的一定还是记不住。否则,这么一代一代地考,一代一代地打,每个人的英语都早学出来了。(详见:《两大谎言造就不堪的英语负担》)。

中国文化数千年来都是一种很封闭的文化,我们的国粹里没有学习和使用外国语的经验可以借鉴。过去私塾启蒙儿童用戒尺打孩子的事情,那是在教孩子识字,因为孩子已经具有了说母语的基础,只要认识字了,念出声来就可以知道意思。先不说西方教育心理学笃信孩子在愉悦的状态下、而不是在挨打的痛苦中学习效率更高,单说第二语言的学习它不同于孩子的母语,硬记住的单词句型语法因为不承载交际功能,在孩子的大脑里留不住,从哪里开始的一定还回到哪里去。“还给老师了”难道不是每一个人年复一年在做的事情吗。

在没有交际语境中学习外语会反复遗忘的特点和中国老师父母认为体罚孩子就可以记住的无知陋习偏偏在中国小学的英语课堂里以最黑暗的方式找到了结合点。孩子忘是第二语言学习的自然规律,可就偏偏就给了老师无尽的打和罚的动机。可是怎么打孩子也不会记住,记不住就更要体罚,直到老师成为下意识的变态行为。都不说教学方法教学手段是否有效了,就单单是目睹老师在课堂里施虐这一点,就足以给孩子来到美国实际使用英语带来无尽地心理负担。

我一直强烈呼吁在中国现有的语言环境中要减少英语学习、避免社会资源的无端浪费和学生及家庭的无尽负担,现在当我听到了几个孩子都在英语课上挨打的事情,更是要大声呐喊,为了一个在国内怎么都学不成个样子的英文,我们就不要孩子们的幸福了吗?

能够来美国上学的孩子,还都不会是从国内太偏远的地方出来的。不知道国内偏远地区的英语课现在是什么样,或许他们反而就不体罚学生了,因为反正英语考试的成绩上不去了。80年代后期我大学毕业的时候,要强制安排下基层锻炼,很多同学被派去教中小学,有人甚至下到要挑水种菜、点蜡烛看书的偏远地区。去之前上面还在安排要搭配哪些专业的人,好把每一门课都照顾到。结果一下去,通通被安排了教英语,因为当地能够看得明白英语课本的老师就没有几个。我不知现在情况改观了多少,可是关于贫困儿童失学的报道实在太多了。真不明白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在这样的英语教学效果中,为什么还要如此浪费社会资源地去搞全民英语,而不能去做一些更现实的事情呢。

中国的全民英语现在完全就是一场大跃进,吃食堂、炼钢铁、放卫星。我们明明已经有了几代人、几十年时间在学校这样学英语了,脱离了语言环境、割裂了语言的交际性,这样的学习是一种效率很低的方式,每一个深受其害的过来人都应该跳出圈外进行反思,而不应该继续增加现在这种粗放式的投入,再给孩子们的学习加码了。因为第二语言学习的特点,离开了语言交际性的学习就是会反复忘记的,怎么考试都没有用,改革备受诟病的高考制度就应该从废止英语考试入手。没有了这个割裂语言交际性、反复下套子磨损学生的考试,或许中国的英语教育能够找回语言的交际性这条生命线,大大缩短国人最终学到英语能够使用所需的时间。没有了英语高考这个无知的、无人性的指挥棒,大量的人力财力可以转移出去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可以转向人力资源培训为需要外语的岗位培养专门化人才,还可以让多少孩子免于在学校英语课堂上遭受言语上、肢体上、心灵上的欺凌。中国的教育、中国的社会、中国的孩子多么需要这样一个改变时代的变革呀!


美国UCLA应用语言学博士

王青博士
前去提问>>

>>点击查看lalala少儿英语魔方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19王青博士谈英语学习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