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文库》原来如此的故事(1):大象的鼻子为什么这么长【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图书试读】

所属专题:太空奇景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要点:孔雀文库  
编辑点评: 《孔雀文库》是一套倾注编创团队四年心血的诚意之作,是一套专门为儿童制作的美绘版中外名著丛书。丛书选材广泛,内容全面,包括童话、神话、历史故事、民间故事、科普故事、侦探小说、动物小说、冒险小说、英雄小说等儿童喜欢的各种类型的经典名著故事。全书文字优美生动、通俗易懂,图画精美,非常适合孩子们轻松阅读、认知和思考。

图书介绍:

      《孔雀文库》是一套倾注编创团队四年心血的诚意之作,是一套专门为儿童制作的美绘版中外名著丛书。丛书选材广泛,内容全面,包括童话、神话、历史故事、民间故事、科普故事、侦探小说、动物小说、冒险小说、英雄小说等儿童喜欢的各种类型的经典名著故事。全书文字优美生动、通俗易懂,图画精美,非常适合孩子们轻松阅读、认知和思考。      

《原来如此的故事》第一章:大象的鼻子为什么这么长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象的鼻子一点儿也不长。那时候他们的鼻子是黑色的,又粗又短,样子有点像皮靴的靴筒。这样的鼻子最多只能从一边扭到另一边,根本没办法用来拾取东西。那么,他们的鼻子后来是怎样变长的呢?故事要从一只名叫象孩儿的非洲小象讲起。

象孩儿是一只非常好奇的小象,对他来说,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那么奇妙。所以,他最爱提问题。他去问鸵鸟阿姨,为什么她尾巴上的毛会长成那副模样,结果被鸵鸟阿姨踢了屁股。

他去问长颈鹿叔叔,为什么他的皮肤上长满花斑,结果又被长颈鹿叔叔踢了屁股。

他问河马婶婶,为什么她的眼睛那么红,结果被河马婶婶踢了屁股。

他问狒狒伯伯,为什么甜瓜是甜的,结果又被狒狒伯伯踢了屁股。

虽然象孩儿的屁股经常被踢得很疼,可他还是一刻不停地提问题,因为他的心中充满了好奇!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象孩儿忽然想到了一个莫名奇妙的问题:

“鳄鱼的午餐吃什么?”

这个问题把所有的大象都吓了一跳。他们齐声呵斥道:

“住嘴!”

因为这个问题,象孩儿又一次被踢了屁股。

“爸爸踢我,妈妈踢我,所有的亲戚都因为我的好奇心而踢我,可是,我还是想知道,鳄鱼的午餐究竟吃什么?”象孩儿这样对住在荆棘丛中的布谷鸟说。

“那么,到灰绿色的、滑腻的、岸边长满蓝桉树的利莫玻玻河去吧。”布谷鸟回答,“在那里,你将找到答案。”

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象孩儿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他背上了一百磅香蕉,一百磅甘蔗,还有十七个甜瓜。

“再见吧,我要到灰绿色的、滑腻的、岸边长满蓝桉树的利莫玻玻河去了,在那里,我会弄明白鳄鱼的午餐吃什么。”象孩儿对他亲爱的爸爸妈妈说。

就这样,象孩儿怀着激动的心情出发了,从格拉汉姆走到金伯利,从金伯利走到坎玛,又从坎玛动身直奔东北,一路上啃着甜瓜,把瓜皮扔得到处都是,因为他没有办法收拾它们。最后,他终于到了灰绿色的、滑腻的利莫玻玻河。正如布谷鸟所说的那样,河岸上长满了蓝桉树。

走出来这么远,终于可以见到鳄鱼了!象孩儿非常兴奋,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要知道,直到那一星期、那一天、那一小时、那一分钟,我们的象孩儿还从来没看到过一只鳄鱼呢!

象孩儿在利莫玻玻河边遇到的第一位朋友,是一条花斑大蟒蛇。

“对不起,打扰了,”象孩儿很有礼貌地说,“请问在这乱糟糟的地方,您见过鳄鱼没有?”

“您见过鳄鱼没有?”大蟒蛇重复了一遍象孩儿的问题,他的语气充满了轻蔑,他的嗓音令人发抖,“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您能不能告诉我,鳄鱼的午餐吃什么?”

大蟒蛇什么也没有回答,他只是把盘曲在岩石上的身体展开,用他那长着鳞片的、鞭子似的尾巴抽打象孩儿的屁股。

“真奇怪,”象孩儿困惑地自言自语,“爸爸踢我,妈妈踢我,所有的亲戚都因为我的好奇心而踢我——这一次大概又是这个原因。”

于是,象孩儿彬彬有礼地向大蟒蛇道别,并帮助他把身子在岩石上重新盘好,然后继续沿着灰绿色的、滑腻的利莫玻玻河河岸向前走去,一路上啃着甜瓜,把瓜皮扔得到处都是,因为它没有办法收拾它们。最后,他踩到了一块烂木头似的东西。

这烂木头似的东西正是一条鳄鱼,他眨着一只眼睛。

“对不起,打扰了,”象孩儿很有礼貌地说,“请问在这乱糟糟的地方,您见过鳄鱼没有?”

“走近些,小家伙。”鳄鱼很有兴趣地说,“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

“是这样的,”象孩儿回答,“爸爸踢我,妈妈踢我,所有的亲戚都因为我的好奇心而踢我的屁股。就连住在这附近的大蟒蛇也用他的尾巴狠狠地抽打我。要是有人这样对待您,您会怎样呢?无论如何,我可不想再被谁踢屁股了。”

“走近些,小家伙。你瞧,我就是鳄鱼。”

鳄鱼说着,挤出了几滴眼泪,这眼泪可以证明,他是真正的鳄鱼。

象孩儿的心怦怦乱跳起来,他连忙在岸边跪下来,问:

“原来您就是鳄鱼?您能不能告诉我,您的午餐吃什么?”

“走近些,小家伙。我小声告诉你。”鳄鱼说。

于是象孩儿把头靠近了鳄鱼那长满尖牙的大嘴巴,而鳄鱼呢,当然毫不犹豫地咬住了象孩儿的鼻子。要知道,直到那一个星期、那一天、那一小时、那一分钟,象孩儿的鼻子还没有一只靴子大呢。

“好极了,今天可以尝到小象的味道了!”鳄鱼说。这凶狠的声音是从它的牙缝里发出来的。

“放开我!疼死我了!”象孩儿气愤地叫着。

这时,那条大蟒蛇爬过来对象孩儿说:

“我年轻的朋友啊,

如果你不马上尽全力来拽你的鼻子的话,

你这位穿大号皮外套的新朋友,

眨眼间就会把你拖下清澈的河水。”

蟒蛇们总是喜欢用这种文雅的口吻讲话。

于是,象孩儿蹲坐在自己的后腿上,拼命地拽呀,拽呀,而鳄鱼当然也不肯松口,正如大蟒蛇说的,他要把象孩儿拖进水里。他的大尾巴有力地甩动着,把河水都搅浑了。

就这样,象孩儿的鼻子一点一点地被越拉越长。

慢慢地,象孩儿快坚持不住了。他的脚下开始打滑。

“救我啊!”象孩儿大叫起来。

这时,大蟒蛇爬到象孩儿身边,扭曲着长长的身体打成一个结,套住了象孩儿的后腿,说:

“莽撞而又经验不足的旅行家啊,

我们现在必须要竭尽全力,

否则这艘披盔甲的全自动军舰,

会永远地埋葬你的未来。”

蟒蛇们总是喜欢用这种文雅的口吻讲话。

加上了大蟒蛇的力量,象孩儿的脚下不再打滑了。他的鼻子以更快的速度被拉长。最后,鳄鱼的力气终于用完了,猛地松开了象孩儿的鼻子,只听“扑通”一声巨响,象孩儿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得救的象孩儿首先向大蟒蛇道谢,然后便开始照料起自己的鼻子来。他采来清凉的香蕉叶把那被拉长了的鼻子包好,小心地平铺在灰绿色的、滑腻的利莫玻玻河河岸上。

“你这是干什么?”大蟒蛇问。

“我的鼻子变形了,变得很厉害,”象孩儿答道,“我在等着它恢复原状呢。”

“那你恐怕要等上很久。”大蟒蛇说,“不过,长鼻子也没什么不好。或许还更有用呢。”

象孩儿在灰绿色的、滑腻的利莫玻玻河河岸坐了三天三夜,可是鼻子一点儿也没有缩短。更糟糕的是,象孩儿还变成了斜眼。

第三天傍晚,一只苍蝇飞过来,落在象孩儿的肩膀上。象孩儿连想都没想就甩了甩长鼻子,只听“啪”的一声,苍蝇被打死了。

“这是长鼻子的第一个好处。”大蟒蛇说,“以前你鼻子短的时候可做不到这一点。现在,你还是吃点东西吧。”

象孩儿的确饿坏了,他连想都没想就用长鼻子拔起一捆青草,在前腿上拍打干净,然后送进嘴巴里。

“这是第二个好处。”大蟒蛇说,“以前你鼻子短的时候可做不到这一点。对了,你不觉得这里很晒吗?”

“的确很晒。”象孩儿说着,连想也没想就从灰绿色的、滑腻的利莫玻玻河河岸上卷起一团湿泥,轻轻一甩,就不偏不倚地扣在脑袋上,变成了一顶凉快的泥帽子。

“这是第三个好处。”大蟒蛇说,“以前你鼻子短的时候可做不到这一点。现在,若是再被别人揍屁股,你会怎么办?”

“哦,我可不喜欢总是被人揍屁股。”

“要是由你来揍别人的屁股怎么样?喜欢吗?”大蟒蛇问。

“喜欢。”

“那么,我告诉你,”大蟒蛇说,“你会发现你的新鼻子揍人十分方便。”

“谢谢你,我一定记住你说的话。现在,我该回到亲爱的家人身边去了。我将在自己的家乡慢慢体会新鼻子的妙处。再见!”

象孩儿告别大蟒蛇,走上了回家的路,一路上愉快地甩动着长鼻子。要是想吃水果,就把长鼻子伸到树上去摘,再不用像过去那样眼巴巴地等着水果掉下来了;要是想吃青草,就用鼻子从地上拔一捆,边走边嚼,再不用像过去那样跪坐下来去啃了;要是有苍蝇来叮咬,就用鼻子折下根树枝轰走他们;要是觉得太晒,就为自己做顶凉快的泥帽子;要是觉得旅行太寂寞,长鼻子还会哼出迷人的小曲,那声音比小号乐队的合奏还要响亮。为了证实大蟒蛇说的话,他还特意找到一只河马,用他的长鼻子揍了他一顿。他还一路走一路用鼻子把丢得到处都是的甜瓜皮收拾好,因为他是一只爱清洁的小象。

在一个黑漆漆的晚上,象孩儿回到了家里。他把长长的鼻子卷起来,愉快地打招呼:

“你们好!”

大象们看到象孩儿高兴得要命,齐声说:

“快过来,让我们再教训教训你这个好奇的小家伙!”

“我认为你们根本就不懂怎么揍屁股,”象孩儿说,“现在,瞧我的吧。”

于是象孩儿伸长鼻子,把两个哥哥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

“哇,好大的鼻子!”大象们惊呼,“你从哪儿学到这一手的?你的鼻子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从灰绿色的、滑腻的利莫玻玻河河岸上,从烂木头一样的鳄鱼那里,我得到了这个新鼻子。”象孩儿回答,“我问鳄鱼他午餐吃什么,他就给了我这个长鼻子。”

“丑死了。”狒狒伯伯说。

“是不好看,可是非常有用。”

象孩儿说着,用长鼻子卷起狒狒伯伯,把他甩进了马蜂窝。

然后,象孩儿又揍了其他一些亲戚,弄得他们又惊又怕。他用他出色的长鼻子拔光了鸵鸟阿姨尾巴上的毛,抓住长颈鹿叔叔的腿,把他拖过荆棘丛,还把气泡吹进正在水中休息的河马阿姨的耳朵里。

最后,大象们对象孩儿的新鼻子实在羡慕极了,于是一个接一个来到灰绿色的、滑腻的利莫玻玻河河岸上,从烂木头一样的鳄鱼那里得到了新鼻子。

从此,大象们彼此变得友好起来,再也没有谁揍别人的屁股了。

正是从那时候起,所有的大象都长着一个长长的鼻子了。

(本文选自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12月出版的《孔雀文库》丛书系列。当当网、卓越网、京东网有售)

 进入下一章

返回目录页>>

严肃声明:本文是北师大出版社授权的图书试读,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点击查看太空奇景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20孔雀文库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