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

沪江童话故事大全提供了流浪狗故事及经典童话故事大全在线阅读,由xilong105于2013年12月24日添加。

如雪曾经是只幸福的狗,在它还很小的时候,一个刚上班的小成了它的新主人。如雪并不名贵,只是一只京八串,但小主人特别疼爱它,还给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如雪。那是如雪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不愁吃,不愁喝,还有人关心爱护。那时的如雪既可爱又顽皮,每到小主人去上班,它就“忙碌”起来,为制服一只拖鞋摔的晕头转向,或为抓住一块肥皂忙活多半天;饿了,饭盒里吃一点,渴了,脸盆里喝一点,经常一天就这么过去。小主人下班后,带它出去玩,给它洗澡;日子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如雪当时觉得能这样做一只狗,应该心满意足。

在如雪不到一岁时,命运发生了变化,一切都是从它小主人搬家开始的。

如雪住在一个叫小庄的城中村,村里有很多外地人租住。如雪的小主人就是其中之一,后来因为变更工作,就搬走了,如雪被留给一个同院的小伙子。它的新主人工作太忙了,每天早上去上班,晚上很晚才回家,如雪没人管,从此开始的日子。先是在院子里找吃的,倒经常有其他住户给些剩菜剩饭,后来剩菜剩饭吃不饱,就自己去外面找。不过它从不离家太远,吃饱喝足之后,一定回家,而且再晚也要等主人回来,见上一面,才去睡觉。后来如雪越走越远,离家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倒不是不愿意回家,而是回去也没人管,在外面有吃有喝,还认识一帮,大家一起玩、一起吃。这时的如雪并不觉得自己是流浪狗,所以和别的狗比起来还多少有那么点矜持和自信,不像其它狗那么脏稀稀、满不在乎。终于,半年后的一天,当如雪回到家时,发现已是人去屋空,从那以后,如雪成了一只真正的流浪狗。

不好受总是难免的,幸亏已有心理准备,没几天也就适应了,像其它狗一样也变的脏稀稀、满不在乎,毕竟讨生活是第一位的,填饱肚子是头等大事。早上一睁眼,先找吃的,村里哪儿有垃圾箱,哪儿有饭店,哪个大婶、老婆婆好心爱施舍点,早就烂熟于胸,只要能吃,赶快咽到嘴里,落肚为安,否则慢一点就进了别的狗嘴。还得注意不能讨人嫌,有的人事多,弄不清怎么就急了,砖头、棒子说来就来,尽管如雪平时很小心,但还是挨过一砖,幸亏躲的快,砖头只擦了后背一下,留下块疤。住的地方也随意,天凉就找个背风暖和的地儿,天热好说,马路边,房檐下、停着的汽车底下都可以。时间一长,如雪的毛不但长而且乱,一绺一绺支棱着,看起来就像个又脏又旧的棉花套子。不过大家还是叫它如雪。

就这样,稀里糊涂混过了一年。

 夏天,天亮的早。如雪从一段废弃下水管里爬出来,去找自己的早餐。刚转过一条街,正见碰见小同,如雪知道它爱睡懒觉,平时不到七点见不着,今天怎么这么早?

    “懒蛋,”如雪常这么叫,“今天太阳不是打西边出来的吧?”

    “如雪哥,你不知道,昨天早晨阿杰拣着一块骨头,上面有那么大一块肉!”小同边说边想像着那块肉有多大。

    “是吗?”如雪也咽了一口唾沫,“在哪儿?”

    如雪上次吃肉大概是10个月以前的事。

    正说着,阿力来了。

    “如雪、小同,你们说什么呢?”阿力问。

    “昨天阿杰拣着一块带肉的骨头!”小同抢着说。

    “不就是肉吗,想吃,我去林子里逮几只鸟,给你们尝尝鲜!”

    阿力有两次的确抓到过鸟,一次一只,但只够它自己塞牙缝的,而且故意把鸟毛挂在嘴角好几天,到处显摆。

    “阿力哥,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小同追着问。

    这时,一条瘦精精的小狗在它主人的牵引下从它们旁边经过。

    “嗬!挺精神!”

    “真是干净利索!”

    “够瘦的!腿可真细!”

    小狗听见它们几个议论自己,顿时勃然大怒,转过身冲它们狂吠起来。

    阿力几个也不示弱,你叫我也叫;小狗的主人赶快拉紧绳子,以防事态扩大。

    双方对峙几个回合后,小狗被它的主人拉走,可它们几个还不甘心,继续骂着:

    “什么东西!走狗!”

    “狗仗人势!”

    “有什么了不起的!呸!”

     大家边骂边散了。

    阿力是它们的头,不光因为个头,而是真有两下子。阿力本来是只肉食狗,在养殖场长大,似乎命中注定要被吃的,不过阿力天生有股子倔劲,不甘心自己是条肉食狗,当别的狗大吃特吃的时候,它只吃一点,别的狗睡得正香的时候,它刻苦锻练,以至于老也养不起膘。后来养殖场的人单独把它关到一个小笼子里,不让它活动,好不容易看着长的差不多,马上就拉到了饭店。厨师从笼子里往外拽它的时候,阿力以前的苦练没白费,楞是跑了出来,又历尽千辛万苦(据说曾经打败过黑背,不过阿力好象不太愿意说起这事),最后来到小庄,发誓要像祖先一样以捕猎为生,做个丛林之王。之后天天锻炼,吃了不少苦,功夫不负有心“狗”,一年下来,阿力练的就像一只真正的猎狗,动作敏捷,反应迅速,没有肉食狗的臃肿与迟钝,具有了除血统和相貌外猎狗的所有素质。从那以后,阿力经常、拔刀相助,渐渐在小庄一带有了名气,其它狗们都敬它为大哥,阿力也就成了小庄流浪狗的保护神。

    再说如雪,快到中午,也没找着什么吃的东西,好在天热,也不是太饿,肚子叫的不算厉害。

    正走着,突然眼前一亮:“这是谁家的公主呀!”

    原来前面杂货店门口有只纯白西施狗,正趴在那儿打盹呢。

    “真好!”如雪想,“怎么能让它注意我呢?”

    一会儿,有了主意。如雪来到杂货店对面一滩积水旁,先冲公主叫叫,看公主醒了,顺势滚到水里,来回打着滚。它想:这么热的天,公主也一定愿意到水里凉快凉快。于是滚的更起劲。

    很快,公主起来了,如雪的心跳从每分钟80下提高到180下只用了0.7秒,接着公主懒洋洋打个哈欠,扭头进屋了。

    如雪怔怔的在水里趴着,不知道是该走还是继续打滚.

如雪郁闷的一天没吃东西。心里总在想这事:公主怎么对自己不屑一顾?它不热吗?屋里有空调?不对呀!它在门外趴着哪?

    为这几天吃不好饭,最后还是阿力看了出来,问它怎么回事,如雪把事情一五一十对阿力说了,阿力有些为难,打架还可以,谈情说爱它也不专业。想了半天,似乎想明白了:人家是公主呀!自然是高雅又高贵,可你呢?却像乞丐一样在脏水里滚来滚去,你至少表现的要像个王子!

    如雪一想也是,现在怎么办呢?怎么扭转这留在公主心里已经不好的印象呢?一抬头,看见脏忽忽、邋里邋遢的阿力,顿时有了主意。

    阿力本不愿意,但架不住如雪软磨硬泡,才勉强答应自毁形象,帮这个忙。如雪则说,你现在的形象正好,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根本不用再毁。事不宜迟,二狗这就出发上路。

阿力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四蹄高起高落,象匹骄傲的高头大马,这是它多年锻炼养成的习惯。

    就是苦了如雪,它脚步小,在后面小跑一样紧跟慢跟,两条狗就这样一前一后走着。

    “如雪,你说我能成为一条真正的猎狗吗?”阿力习惯性的问。

    “你已经是一条真正的猎狗了。”如雪真不是敷衍,而是发自内心的、肯定的回答。

    “可我没有正宗猎狗的血统啊?”

    “是不是真正的猎狗不能看血统,要看它有没有猎狗的素质,有没有猎狗的能力,你完全具备一条猎狗应具有的全部条件!”

    “是吗?”阿力挺高兴,“其实我也这么想,所以才拼命的练。”

    “现在的纯种猎狗根本没有锻炼的机会,它们只是象宠物一样被人养着。”

    “好多猎狗……”

     阿力正回头跟如雪说话,一辆汽车从它面前呼啸而过,阿力甚至感到汽车轮胎擦过自己的脚。原来它们到了十字路口中央。

    阿力吓的一动不敢动,还保持着刚才回头和如雪说话的姿势。

    “阿力!阿力!你怎么样?你怎么样?没事吧?”

    阿力稍稍缓过点劲来:“还好,”上下左右检查一下,“没受伤。”

    如雪也长出一口气。

    “如雪,你说我要是个人的话,那辆车还会这么开吗?”

    “我想不会吧,开车的至少会减减速。”

    两条狗继续往前走。

    看看快到公主家了,如雪抓紧时间交代注意事项。忽然,阿力兴奋的叫起来,原来它发现路边垃圾箱里竟然有炸酱面,一个饿狗扑食就大吃起来,还招呼如雪:“快吃呀!还热着呢!”

如雪哪有心思吃,对它说:“你先吃着,我在前面拐角等你;记住!打扮的越窝囊越好。”

    如雪跑到前面拐角,露头一看:呵,公主在呢。

又等了半天,阿力才过来。

“你去哪儿啦?这么老长时间?”如雪有些着急,埋怨道。

“我又在那儿翻了翻,看还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给你捎点。”阿力有点理亏。

“你觉得怎么样?”阿力叉开话题。

只见阿力浑身是泥,牙上还挂着一根面条,长长耷拉下来。如雪看的:“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是吗?”阿力说着把面条撩到额头上,“怎么样?这样比较写实吧?”

“好,就这样吧。”如雪也想不出还能邋遢到什么程度,“刚才说的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走吧。”

它俩一前一后过去。阿力在前面,到那滩水之后就滚进去,一副很受用的样子,如雪则在旁边优雅的趴下来,眼睛不时偷瞥一下公主。

公主先是警觉的看着它们俩,过一会儿就开始冲它们大叫;开始如雪还能本得住,时不时优雅的舔一下爪子,可公主越叫越厉害,丝毫没有停的意思,阿力也不打滚了,发呆一样看看如雪,再看看公主;又过两分钟,如雪也有些熬不住,慢慢起身,尽量表现的从容,向拐角走去,阿力在后面跟着。

“怎么回事?”如雪躲在拐角后百思不得其解,阿力在一边絮絮叨叨,如雪也不理它,它现在特别不想说话。

想了半天:呵,可能是这么回事吧,公主看见我跟这么一个邋遢鬼在一起,当然不高兴!有啦!

如雪又对阿力如此这般交代一番。

公主正在门口台阶上打盹,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狗叫声,只见如雪追着阿力狂奔而来,到了门前,阿力停下,作出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狗头紧紧贴在地上,如雪则围着它狂叫。看样子阿力害怕的不行,撩后腿又要跑,不料左后腿正蹬在如雪下巴上,把如雪踹飞起来,腾空转了720度,背朝下摔在地上。

“搞砸了!快跑吧!”

如雪不想在这继续丢人,爬起来撒腿就跑,阿力紧跟其后。

二狗一直跑出五个路口才停下。

阿力一个劲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谁想到正蹬着你呢……”

如雪也不说话,心想:怎么回事?本来想露一手,结果出尽了丑!

后来,如雪说:“阿力哥,我没事,谢谢你帮忙!”

“兄弟,今天是哥不好,都怪哥毛手毛脚的,不然不会这么糟。”

“没事,没事,我早就想过,人家是公主,哪那么容易攀的上。我就是试试。”

“哎,兄弟,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那什么,我下午去村南,阿杰有点事摆不平,我去一趟。你也别把这事放心上,我先走啦?”

“阿力哥你忙去吧,我心里有数。”

“那好,那好,我走了。”

“狗是条好狗,就是有时候毛毛躁躁的。”看着阿力远去的身影,如雪心里想。

从那以后,如雪还是像往常一样,该吃吃,该睡睡,只是偶尔去看看公主。趴在一边,远远的、静静的看。

夏天是流浪狗日子比较好过的时候。可吃的东西多,哪怕有点坏也没关系,不管是剩菜剩饭,还是烂西瓜坏水果,都能吃,而且天一热,吃的也少,总之饿不着。

每到午后,它们就爱在村子中央的小柏油路上玩。那条小柏油路两边的树长的很茂盛,把整条路掩成一条林荫道。中午人们大都在午睡,路上人少,这里就成了它们的天堂。

一天如雪正和小同它们几个玩,看见阿杰从村口往这边来。阿杰前几天去了城里,说是要见见世面。

“哎!阿杰回来啦?”

“城里怎么样?”

大家纷纷和它打招呼。

“呵!人家城里!”阿杰的语气里带着无限羡慕。

阿杰这次进城可谓大开眼界,高楼大厦,马路汽车,还有美狗。

“城里的狗,都穿衣服,女的超短裙,男的马甲。”

“嗷——!”大家齐声发出赞叹。

“知道什么是肯德基吗?知道什么是寿司吗?知道什么是冰激凌吗?城里的狗都喝牛奶,吃进口狗食!”

“嗷!”这次声音不太齐,有的狗发出“啧啧”的声音,有的低头不语。

阿杰这次在城里遇到一条叫大水的狗。这大水在市中心一带是头,它专门安排两个小兄弟陪阿杰玩。

“知道吗?大水在市中心一个花池里清出一块地方,自己住!”阿杰煞有其势的说。

“市中心有什么好的?人多,污染又重!”

“什么呀!市中心!寸土寸金,那可是绝版地带,再也找不出这样的住处了!人家阿水说,就它那块地,整个小庄给它都不换!高尚地带,高尚生活!”阿杰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广告词。

“‘地带’怎么‘高尚’呢?什么又是‘高尚生活’呢?”如雪有些想不明白,它觉得“地带、生活”与“高尚”似乎没什么联系。

阿杰还在喋喋不休的大发感慨,如雪一句也没听进去,它还在琢磨“地带、生活”和“高尚”的关系;等它一抬头,发现阿杰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远了。

“唉,这年头,连狗都虚荣了。”如雪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