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秀节目《一年级》折射中国教育价值观困境和出路

 来源:    要点:一年级湖南卫视  
编辑点评: 到现在还记得十几年前,我拉着女儿的小手,把一个一年级小朋友送进小学大门,当时的忐忑和喜悦到现在仍记忆犹新。今天再看湖南卫视录制的真人秀电视节目《一年级》,亦深有感慨。一方面为生命的川流不息、儿童脸上永恒的纯真而由衷感动;另一方面为人生的回环艰涩、从童年就启动的压力而心痛和忧伤。

7、教师要学习沟通艺术,完全杜绝贿赂、吓唬和惩罚这样的套路,努力用理解、赞美、宽容及教育艺术来对待孩子

有一个情节是,一个老师告诉两位实习老师,要对学生发火,否则“他们越来越不怕你了。” 为什么要孩子们怕呢?没错,看起来小陈和小花老师的耐心已快要消耗怠尽了,但这绝不是因为他们“不发火”所致,而是因为不得法所致。发火也不可能解决问题,只能压抑学生。这其实是个很大的话题,这是个系统问题,两个年轻的实习老师,确实也很难孤立地把问题解决好。一个教师必须内心足够强大,才能把这些东西给予孩子。

8、学校的各种活动设计要在细节上下足功夫,且要有预案。教师也要学会变通,学会临场处理问题。

寄宿制学校因为要涉及孩子学习和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对各种情形应该形成预案。比如孩子想妈妈哭,该怎么安慰,孩子间打架,该如何处置,老师必须制定出详细的应对措施,不怕效果不好,就怕没有准备

比如在第一次校园寻宝中,马皓轩在活动中落单,孩子当时是极为恐慌不安的。他在张惶失措时遇到小花老师,老师这时应该给予什么样的帮助,这应该提前想好,结果小花老师只是让孩子不要急,让本来急的孩子坐下休息,却不肯想办法暗示他应该去哪里找。这其实更增加孩子的不安,却没解决他的任何问题。要过中秋节了,小陈老师布置作业,中秋节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吃月饼,拍张合影,拿来交给老师。这个创意不错,但有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不在身边,拿一张这样的照片就很困难,我们从陈思成小朋友失望的眼神中可以体会他面对这个作业的为难。所以如果这个作业在细节上调整一下,改成拍张自己或自己和家人(不确定谁)吃月饼的照片,就没有一个孩子会感到为难了。

9、家庭教育问题。

把孩子送去上寄宿制的家长,很多人可能对学校教育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这其实是不切实际的。因为一个人最关键的心智发育时间是1-6岁,即上小学前的这一段,家庭交到学校的是一个半成品,学生与学生间的差异,不是教师与教师间的差异,而是家长与家长间的差异。寄宿制学校要客观地看待自己的功能,不能因为家长把孩子全托给自己,就认为自己具有了全方位教育每个孩子的功能,而忽略家庭教育对儿童的强大影响。要加强家长教育,同样要形成家校联合的力量。

节目中虽然对孩子们的家庭生活展现得很少,但不时闪过的镜头已能说明不少问题。比如最让人头痛的马皓轩,他妈妈说小孩子从生下来就特别调皮,从他出生到一岁六个月,换了六个保姆。一个婴儿居然就能“调皮”在一岁半前换6个保姆,这是孩子调皮还是家长“调皮”?所以孩子第一天来学校的路上,在他不没见过新同学的情况下就说,“我不会跟他们任何一个人交朋友,不喜欢跟这些傻瓜混在一起,我不喜欢这个学校”。还有孩子打针的事,爸爸说“一点都不痛”,采用欺骗和强迫的方式强行让孩子打针。到学校第一天见到小陈老师时,妈妈说“这是陈老师,好帅吧,比你帅啊”——如若他们处理问题都是用这样的思路和态度,孩子不出问题也难。同时我们完全可以断定,马皓轩家庭中,和孩子亲密接触的人中,至少有一个人脾气很差,对孩子没有耐心没有理解,简单粗暴地对待孩子,给了孩子很多压力——当然不是故意的,家长自己不曾意识到自己是这样的——可以推测,马皓轩的结巴应该也是不良家教的一个后果,这是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必须尽快改善,而改善的路径不是找医生,而是寻找教育学和心理学专业上的支持,好的方法从来就是不难的,也是有效的。

10、片中亮点。

节目的目的不是唱赞歌,节目的魅力在于它的真实,一切真实其实都不可怕,重要的是发现问题,引起重视,从而进入改善。我认为就目前四集来看,《一年级》反映的校园生活情景大部分需要反思,需要调整。当然有环节也很动人,从中可以看到当下教师的素养的提高和家长教育意识的觉醒。

比如西蒙子和李昊煜争夺小苹果的好感,语文老师说的这种心理是正常的,成人不要刻意干涉这件事。在这件事上,老师做得非常好,这种事如果放在前些年,老师的态度是不可想象的。

还有梓璇说她喜欢西蒙子,大方地向父母表达她的喜欢和委屈,这说明孩子的家庭生活一直以来是很健康的,父母善于理解和接纳,孩子才敢于对父母说出心里话。

语文老师发现马皓轩头上戴着塑料袋,并没有要他摘下来,在这件事上没发表任何意见,没打扰孩子,这特别好,而且她发现马一直眼睛看着老师,给予了肯定,能从孩子身上看到正面的东西。这也非常好。

小陈老师和小花在整个工作中的表现可圈可点,他们在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情况下,尽最大的努力,拿出耐心和爱心对待孩子。有一次在吃饭时找不到马皓轩,陈老师很急,终于在教室找到时,他一下了非常欣慰,那一瞬间不是发火和批评,没有批评孩子,真实地表达了自己的喜悦,只是简单地让孩子快去吃饭吧。我相信这才是他真性情的自然流露,作为教师,就是要不断地唤起自己这种正面情绪,不断学会理解和包容孩子。而小花老师在孩子想家哭泣,自己本来很累很烦的情况下,让孩子和自己同床睡觉,这个简单的举动其实很不容易,没有心底的真诚和善良,是做不出来的。相信小陈老师和小花老师如果坚持不被当下校园中某些观念同化,坚持善待所有的孩子,一定会做得越来越好。

从《一年级》这部节目的前面几集来看,学校、教师、家长的教育观念、教育价值观需要进行根本性的调整,需要重新树立儿童观,这是让所有孩子真正获得良好教育的根本。同时学校应该扬长避短,把寄宿学校的劣势转化为教育的优势力量,创造自己的特色,从细节入手改进教育和教学,若能探索到一条两全齐美的办学路子,也许才是它的价值和意义。《一年级》如果能促进这种探索和改善,它也就超越了一个节目的意义和价值。

最新2022一年级湖南卫视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