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由明考到暗战 “面谈”公平成焦点

所属专题:小升初面试  来源:互联网    要点:小升初改革  
编辑点评: “小升初”的起跑线已经歪曲了很久,歪在了中国义务教育的关键处。如何理顺这条起跑线,人们热盼理想的答案。

“小升初竞争的残忍,接近一个家庭可以承受的底线!”10月中旬,广州市民办教育协会与多名民校校长开会,就是否取消“小升初”民办学校选拔考试一事征求意见。消息传出,瞬间触痛众多家长的神经。

10多年来,广州甚至放眼全国一线城市,关于“小升初”政策的变化就没停过。一个又一个家庭使尽力气“吃透”政策,削尖脑袋把孩子送入各类好学校。

相比早教、幼儿园、小学等,“小升初”的起跑线因物理、化学等基础学科的介入被普遍认同存在。但原意为孩子减压的政策更迭,反而引出民校混战、公校私招、培训机构“抢坑”等恶性循环,最终受害的还是孩子。

崭新的“杯赛”

“这些其实可以看作‘坑杯’比赛的前哨,即使目前不是,将来也会是一个趋势。”所谓“坑”,就是名校入学名额,“坑”越多其含金量越高。

11月16日、17日,距曝出“民办学校可能取消考试”的消息仅过去一个月,广州市越秀区、黄埔区、海珠区的个别公办小学内就静静地举行了不同类别的“学科知识竞赛”。

林先生的儿子就读广州市越秀区农林下路小学六年级。他告诉记者,该校大约有五六十名六年级学生上周收到广州市某老牌重点中学“15日(周五)参加考前培训,17日正式考试”的通知,“这学期期中考[微博]试考得比较好的学生都接到了邀请函”。

记者向该校了解情况,对方称“只是一个培训机构借场地考试而已,并非点招”。但在“广州奥数网”、“广州妈妈网”、“E度教育论坛”上,备战小升初的家长们却认为这是校方的“托词”,有可能借培训机构之手提前“掐尖”。

同日,另一个竞赛在南武中学开赛。这次公益竞赛面向老三区六年级学生,只考数学和英语。培训机构称,当天有四五百名学生参加。

虽然培训机构与中学都否认学生的比赛成绩与2014年的入学挂钩,但该杯赛曾在2012年举办过,前50名学生可免费推荐到省一级学校。

除了民办培训机构组织的竞赛外,教育部门也针对某些中学的特长班招生组织相应的比赛,比如黄埔区的“春苗杯”、天河区的“星空·智慧杯”等。其中,“春苗杯”对应的分别为86中、123中、港湾中学和石化中学。

就在16日,86中举行了一场“校园开放日”活动。上午开放校园供家长参观并介绍该校招生情况及“春苗杯”比赛成绩的适用情况;下午则举办了一次“春苗杯”模拟测试。“难度堪比民校联考。”有家长感叹。

一个周末,三个杯赛“热身”,使小学四、五年级学生的家长对“民校若不考,怎么办”的议论更为激烈。

“这些其实可以看作‘坑杯’比赛的前哨,即使目前不是,将来也会是一个趋势。”一名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择校”、“坑班”近年来一直被教育部明令禁止,因此学校和培训机构的操作都越来越隐晦,随着上个月“民校考试有可能取消”的消息放出,有的民校甚至公办学校就想到联手校外培训机构,有可能私下委托机构来组织考试或竞赛,选拔出优秀生源后,民校或公校再“面谈”。

所谓“坑”,其实就是名校的入学名额,一个班或一个杯赛对应的“坑”越多,其含金量越高,也就越受家长的追捧。

而往年在11月下旬开打的培训机构生源战也因明年政策的“扑朔迷离”而前置到今年的10月下旬。

记者了解到,由于明年的政策尚未明朗,家长们比往年更热衷报读“小英赛”及语数英的特训课程。“即使不搞考试了,但只要有实打实的证书或奖状在手,起码简历也会比别人的漂亮。”一位自我形容“刚着手准备,就已经被折磨得筋疲力尽”的母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正为女儿同时报读小升初的“飞虎班”和“小英赛三阶段班”。

>>点击查看小升初面试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20小升初改革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