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火柴的小女孩》并非童话

 来源:互联网    要点:卖火柴的小女孩  
编辑点评: 人教版课标本 六年级语文下册 卖火柴的小女孩的问题探讨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童话大师安徒生的著名作品《卖火柴的小女孩》,历来被收在各种版本的安徒生童话选本中,多年来也被作为童话编入我国小学和中师语文教材。但是,我们如果拿“幻想”这一童话的基本特征来衡量该作,并将该作同安徒生的其他童话作品,进行比较,便不难看出,《卖火柴的小女孩》在文学体裁上其实应属小说而非童话。
  我们知道,作为童话基本特征的幻想,它是作家进行创作时在主观世界展开的虚幻的艺术想象,它是童话赖以产生的创作方法和生产过程。这样的幻想,全面体现在童话形象、思想内容和表现手法等创作诸要素中。
  童话反映社会生活。必须通过塑造童话形象,而童话形象是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或不可能存在的,它是作者幻想的产物,由作者赋予这种幻想的产物以特定的象征意义,从而达到反映社会生活的写作目的。童话对社会生活的这种反映,是一种从幻想到现实的折射式反映模式。而小说反映社会生活则是通过塑造社会生活中活生生的现实的人物形象,这是一种源于现实、观照现实,从生活真实到艺术真实的直接反映的模式。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塑造了一个为极端贫困的生活所迫,在大年夜卖火柴而终于被冻死的小女孩的形象,这一人物形象无疑凝聚了资本主义现实世界诸多不幸儿童的悲惨形象,是当时现实生活中极为真实的活生生的一个女童形象,而绝然地不同于那些在社会生活中并不可能实际存在,只是作者幻想产物的童话形象,如海的女儿、丑小鸭、拇指姑娘等等。所以,从艺术形象的类别来说,卖火柴的小女孩应属小说人物而非童话形象。
  同样,童话思想内容的表达,也借助于幻想;而小说,则是以极其可信的真实性,以最直接、最切近的观照现实的艺术方式来表达思想内容。《卖火柴的小女孩》通过写一个女童的不幸际遇和结局,来表现资本主义制度下底层人民的悲惨状况,这一思想内容,显然也是属于这种最直接、最切近的现实观照式的表现,而绝非借助童话之幻想形式的表现。如此直接取材于现实生活,通过真实而艺术地揭示生活本质面貌来表达思想内容的作品,自然绝非幻想的童话,而是符合小说本义的作品。
  童话幻想的基本特征决定了拟人、象征等具体表现手法成了童话的基本的表现手法。安徒生所有那些童话名篇,几乎无一不是运用这些童话表现手法的范例。但是,在《卖火柴的小女孩》这篇作品中,却找不到童话作品中几乎是必用的这类表现手法的踪影。小女孩的形象,小女孩的遭际本身,就已经直接地表现和控诉了那不合理的社会现状,这里实在已无须拟人和象征——而这些.却正是小说反映社会生活的常式。诚然,在《卖火柴的小女孩》中,也细致地描写了小女孩关于温暖的火炉、肥美的烤鹅、美丽的圣诞树和慈爱的奶奶这四个幻想.并占有相当篇幅。但这种“幻想”,只是处身在极其寒冷、饥饿、黑暗和冷酷的现实环境中的小女孩由于对相应的生命之必需的渴望而生的幻觉,是小女孩在冻死前夕很真实的心理活动的具象的表现,而绝非作为童话创作基本方法的那种幻想,更不是幻想出来的童话情节。显然,作为童话创作基本方法的那种幻想与作为人物内心活动的这种“幻想”(实是幻觉)。有着完全不同的两种语汇意义,绝不能混为一谈。更不能据此而把《卖火柴的小女孩》强拉出小说的体裁而纳入童话范畴的,这正如同人们不能因为《红楼梦》中多处写到人物幻觉而将之归入童话一样显而易见。
  由于《卖火柴的小女孩》的艺术语言同安徒生那些脍灸人口的童话作品的艺术语言具有高度的同质性,当人们读这篇作品时,往往也就很自然地品味出一种安徒生式的,极类童话的艺术韶味。然而也正因为如此,正确认识该作属于小说而不属于童话,这对人们研究童话创作和儿童小说创作这两者的亲缘关系,研究它们在创作中的相互借鉴和艺术风格的相互作用、相互融汇。就具有了很宝贵的意义。同时,这对于全面认识安徒生的创作成就也很有价值。据此,我们可以说,安徒生作为一位童话大师,处身在十九世纪欧洲现实主义小说空前繁荣的那个时代,他同时也’是一位有着短篇小说华章的作家。只是由于他的短篇小说数量少,这一篇小说名作往往也就与他的其他童话名篇收编在同一本童话集子中了,也许,这也是它被许多人误认为是童话的一个客观原因吧。

  
最新2019卖火柴的小女孩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