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最好的东西给亲人,给自己【教育专家鲁稚的育儿经】

所属专题:北京小升初入学途径  来源:教育专家鲁稚    要点:教育专家鲁稚谈教育  
编辑点评: 鲁稚,亚洲极具影响力的亲子教育专家,以儿童参与未来国际化竞争的前瞻性视野,关注中国普通家庭中平凡孩子的养育与成长问题,著述颇丰。同时,她还是一位知性而智慧的妈妈,全职养育儿子十多年,培养出一个具有强大心灵和健康体魄、适应力极强的儿子,下面,鲁稚老师将与各位家长分享自己的育儿体会和心得……

爸去世后,我得回北京,老屋也没有人住了,我准备将它打扫之后出租。请了两个清洁工,她们说没法打整厨房的纱窗,建议换个新的,我同意了。但后来去换纱窗,别人说是隐形纱窗,一般的店都换不了,终于找到一家可以换的,要拆下来送到厂里,几天以后才换上。我等不了那么久。回来之后不死心,难道真不能洗吗?就算油烟腻上了,但不是有去油污的清洁剂吗,多打一点难道不行?

就自己动手试,结果,一股股的污水下来之后,纱窗竟然干净了,并不像清洁工和换纱窗人说的那么难弄。

看着干净如新的纱窗,突然想起爸,心里很难受。这面纱窗他也给我讲过,让我洗一洗,看上去实在太脏了。我试了一下就罢手了,说没有办法弄,腻得太紧。结果就一直这么脏下去,到他死都没有看到干净的纱窗。

一件小事,为什么我不去做呢?是真的没有办法吗?但现在为什么又有办法了?是因为别人租我的房子,要付钱给我,别人的感受很重要,我就想出了办法?可谁有爸对我付出的多,谁给我的好处能超过爸给我的,谁能比爸更重要,他的感受我为什么就不当回事?那是因为爸可以包容我而别人不能,爸让我做的事我可以不做,他照样对我好——我这人是多么可鄙!

突然又想到,有一次朋友请我去吃饭,是一个很高档的地方,一桌六七个人,点了很多菜。菜做得很精致,但大家谈兴正浓,吃得不多,结果好些菜动都没动。吃完了又在旁边的雅间喝茶,小桥流水的,很有格调。看着剩下的一大桌菜,我突然想起了父亲,他卧病在家,我已经很久没有带他出来吃饭,而这样的地方,就是他健康的时候也是不可能来的,这些菜,他一辈子都没有尝过。

我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想把没有动过的一些菜打包回去让他尝尝。但我没有说出口,说不出口。事后我一直后悔,父亲已经卧床,我已经不可能带他来这样的地方吃饭,他一辈子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菜,老年人,他压根就没想过要来这种地方吃,我为什么不可以把干净的打回去给他尝尝?就算觉得吃剩菜不好,我为什么不可以请厨师再做一份?我为什么把面子看得那么重要,为什么那么在乎别人的态度?他一辈子都没吃过这些啊,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其实,我更自责的是,为什么不在他还健康的时候,就带他来享受享受。

而请我吃饭的朋友,他们自己的父母也未必来过这样的地方,不知他们有没有过同样的内疚。我们常常是请客的时候很大方,很奢侈,对自己的亲人却很节俭,似乎对亲人的奢侈就是浪费。凭什么亲人就只配“家常”?难道对亲人不该比对外人更加尊重,更加珍惜?我们可以用极大的代价去建立与别人的关系,而亲人,这层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关系,反而可以轻视。

想起把那棵很大的人参送堂弟时,他说:“这个挺贵的,你留着送人吧!”“你就是我要送的人啊!拿去给叔叔吃吧!”叔叔是爸的亲弟弟,现在也有病,他吃这个正好。“这么贵的,自己吃白瞎了。”他还是心不安。

自己吃怎么就白瞎了呢?为什么贵的东西就一定要送人?我刚进大学那年给妈妈买的茅台酒(那时候的茅台还不算贵),她到死都没舍得喝。她年轻的时候喜欢喝酒,却没有好酒喝。中年时有了好酒,却舍不得自己喝,总要留着待客。等到老年,好酒还有一柜子,身体却不允许喝了。我对鲁鲁说,等你考上大学出国时,这瓶酒就开了给你饯行。他很高兴。都知道茅台是好酒,放了这么多年的茅台更是好酒,自己喝了好像真是白瞎了,但再好的东西总是要有人享受的,不是你自己就是别人,谁享受都是享受,为什么非要拿给别人享受?

我们常常因为亲人的包容就忽略他的感受,亲人对我好,我反而可以不在乎他,我们这些人是多么的自私可鄙。

也许这事还有一层意思,人常常是克已的,因为自己舍不得,又因为亲人与自己是一体的,于是对亲人也舍不得了。“克已”这种品质,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好,“自己”也是世界的一分子,对人对已应该是一致的,实际上,一个人如能做到对人对已一致,那已经是一个相当高的境界了。推已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些都是道德的高境界。一个太克己的人,实际上也不太可能真正对别人慷慨,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对别人也会有问题。

所以,从此以后,我想改变自己,将“把最好的东西给亲人”作为自己的信条,还要加一句“把最好的东西给自己”,告别那个自私狭隘的我。

>>点击查看北京小升初入学途径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19教育专家鲁稚谈教育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