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寓言选读——捶钩者(附译文)

 来源:互联网    要点:庄子寓言选读  
编辑点评: 光曜问乎无有曰:“夫子有乎?其无有乎?”光曜不得问而孰视其状貌,窅然空然,终日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搏之而不得也。光曜曰:“至矣,其孰能至此乎!予能有无矣,而未能无无也。

光曜问乎无有曰:“夫子有乎?其无有乎?”光曜不得问而孰视其状貌,窅然空然,终日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搏之而不得也。光曜曰:“至矣,其孰能至此乎!予能有无矣,而未能无无也。及为无有矣,何从至此哉!”大马之捶钩者,年八十矣,而不失豪芒。大马曰:“子巧与?有道与?”曰:“臣有守也。臣之年二十而好捶钩,于物无视也,非钩无察也。是用之者假不用者也,以长得其用,而况乎无不用者乎!物孰不资焉!” (杂篇•知北游第二十二)

[注] 用之者:指技巧。假:借。不用者:指“守”,即道。无不用:即用。

[参考译文]

光曜问无有:“先生你是有呢?还是没有呢?”(无有不吭声,)光曜得不到回答,便仔细地观察无有的形状和容貌,是那么深远那么空虚,整天看它看不见,整天听它听不到,整天捕捉它却摸不着。光曜说:“最高的境界啊,谁能够达到这种境界呢!我能够做到‘无’,却未能达到‘无无’,等到做到了‘无’却仍然是在基于‘有’,从哪儿能够达到这种境界啊!”

大司马属下有个善于锻打宝剑的工匠,年纪虽然已经八十,而锻打的宝剑之锋利并不差分毫。大司马说:“你是有高超的技巧呢,还是有玄深的大道呢?”锻打宝剑的老人说:“我遵循着道。我二十岁时就喜好锻打宝剑,对于其他外在的事物我什么也看不见,不是宝剑就不会引起我的专注。我锻打宝剑使用技巧并借助大道,能长久地使用,而何况我做其他事情全都借助大道呢!万物谁不靠大道资助呢?”

(1)将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①终日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搏之而不得也。

译文:整天看它看不见,整天听它听不到,整天捕捉它却摸不着。

②臣之年二十而好捶钩,于物无视也,非钩无察也。

译文:我二十岁时就喜好锻打宝剑,对于其他外在的事物我什么也看不见,不是宝剑就不会引起我的专注。

(2)这则寓言的寓意是什么?从中可得到什么启发?

提示:作者使用这则寓言说明既然捶钩者能凭借无用者来助其所用,那么大道的无所不用才是大用,无所作为才是无所不为。凭借大道,便能成就一切。

在我们看来,捶钩者的经验告诉我们,做事要精力集中,持之以恒,精湛的技艺是靠专心致志的态度和长期的实践训练得来的。全神贯注,用志不分,方能成功。

最新2017庄子寓言选读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