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诗词赏析:卜算子

所属专题:苏轼  来源:沪江小学资源网    要点:苏轼诗词赏析  
编辑点评: 这首词是苏轼因“乌台诗案”入狱,释放后被贬谪黄州时所作。词作动、传神地描绘了孤雁的形象,它孤傲、自甘寂寞,正反映了作者幽愤寂苦的心情。黄庭坚称其“语意高妙”、“笔下无一点尘俗气”。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因“乌台诗案”——做诗“诽谤朝廷”罪被捕入狱百余天,出狱后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寓居定慧院。这首词作于元丰五年(1082年),是时,苏轼惊魂未定,心境孤寂,过着“闭门却扫”的幽居生活。
苏轼诗文多是感情丰富、意境深远,给人以深刻的思索。钟嵘《诗品》有言“闻之者心动,味之者无穷”,这首词正是这样一篇佳作。
词的上片写的是幽居者在幽冷、孤寂气氛中惆怅寂寞的心情——幽人似孤鸿。“缺月”指残月,未圆之月,“疏桐”是枝叶稀疏的梧桐树。在名词“残月”和“疏桐”之间着一动词“挂”字,天然浑成,妙手偶得,将天与地景色连为一体,套用王静安公的话当是“着一‘挂’字而境界全出”。这种“境界”景物萧条,环境凄凉,为全词奠定一种低沉、清冷的基调。下句里“漏断”是说漏壶里的水滴尽了。古人用壶漏滴水计时,漏断即为下半子时。整个这两句意思是说,残月挂在枝叶稀疏的梧桐树上,漏壶中的水滴净了,此时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环境里,词人在干什么呢?“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幽人”指住在幽静处的人,作者自谓。因作者心境有不同,故此处的“幽人”与孟浩然《夜归鹿门歌》“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中隐逸之土的“幽人”不同。“缥缈”是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样子。一个设问句由独往来的幽人引出遗世独立的“孤鸿”,使幽人成为其神似的意象,暗示词人虽困厄、寂寞却孤芳自赏,洁身自好,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生活态度。这两句的意思是说“有谁看见幽居的人,独自在此徘徊往来呢?这时候,天空中飞过一只孤鸿,留下了虚无缥缈的身影。”
下片写孤鸿惊惧,彷徨而又执着——孤鸿似幽人。“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醒。”“却”,还、且的意思,在这里表示轻微的转折。如李商隐《夜雨寄北》诗云“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省”,领会。“无人省”,言没有人理解,写出了“孤鸿的孤寂、凄苦。”这两句是写孤鸿因受惊而飞起,回过头来。空有满腔的心事无人知晓。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拣”,挑拣,选择。“栖”,栖息。传说鸟择木而栖,《左传》有“鸟则择木,木岂能择鸟”之句。“不肯栖”写出了孤鸿的清高、拔俗,也就是词人自己的形象特征。这两句意思是说“孤鸿”拣尽了所有的寒枝,却还是不肯栖宿在上面,最后只好又飞回那寂寞的沙洲,忍受孤单与寒冷。下片四句,借孤鸿充分反映了作者虽历尽人世的寂凉、凄苦,却依旧孤高自赏,坚持自己的理想和原则始终不渝,也表现了词人不屈服于现实,不同流于世俗的生活态度。
全词意境极为清冷绝俗,技巧很高,手法也极为独特。黄庭坚曾评论此词说:“语意高妙,似非吃烟火食人语,非胸中有万卷书,笔下无一点尘俗气,熟能如此!”《蓼园词选》也说此词初从人说起,言如孤鸿之冷落,下专就鸿说。语语双关,格奇而语隽。胡仔称赞这首词的章法:“此词本咏夜景,至换头但只说鸿,正如《贺新郎》词‘乳燕飞华屋’,本咏夏景,至换头但只谈榴花。盖其文章之妙。语意到处即为之,不可限以绳墨也。”余秋雨《苏东坡突围》中,言及此词,说它道尽了一种真正精神上的孤独无告,并说:“对于一个文化人,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了。”
关于这首词,有一个传说,说的是苏轼贬在惠州时,有一女子,年十六岁,人很美,不愿嫁人,听到东坡来到,很高兴,常在东坡窗下听东坡吟诗,后来东坡又被贬到海南岛,该女子思念而死,东坡回到惠州听说后,为她赋了这首词。这本是后人的牵强附会,所以王国维《人间词话删稿》中谓“子瞻《卜算子》为兴到之作,无有命意。”我虽也不信这传说,却也有点喜欢它,为东坡。
尼采谓“一切文学,予独爱以血书者”,这首词清冷、凄绝,却不作一句悲语,细品时方知“字字看来皆是血”。这也正是我爱这首词最主要的原因之一。(诗与心)

 

>>点击查看苏轼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感兴趣的相关文章

  • 苏轼诗词赏析:江城子

    这是一首悼亡词。作者结合自己十年来政治生涯中的不幸遭遇和无限感慨,形象地反映出对亡妻永难忘怀的真挚情感和深沉的忆念。本篇完全可以同潘岳的《悼亡诗》,元稹的《遣悲怀》以及南宋吴文英的《莺啼序》前后辉映,相互媲美。

最新2019苏轼诗词赏析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