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1-6年级古诗全赏析——清明

 来源:互联网    要点:古诗全赏析  
编辑点评: 清明节这天细雨纷纷,路上之人尽是扫墓人,好一片断肠人在天涯的凄凉景象。人生何必这样悲观?我倒游兴正浓。向路人借问哪里有酒家,哪里有人理睬我呢?只有远处的牧童善解人意,示意我酒家就在前面不远的杏花村。

杜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注释】

1.清明: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约在阳历四月五日左右。

2.欲断魂:指心里忧郁愁苦,就像失魂落魄一样。

3.遥指:指向远处。

4.杏花村:杏花深处的村庄。

【译文】

清明节这天细雨纷纷,路上之人尽是扫墓人,好一片断肠人在天涯的凄凉景象。

人生何必这样悲观?我倒游兴正浓。向路人借问哪里有酒家,哪里有人理睬我呢?只有远处的牧童善解人意,示意我酒家就在前面不远的杏花村。

杜牧所写的《清明》诗,深得‘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的儒家笔意。清明节是很奇怪的节日,既与“死”相连,又与“生”相系,把握清明节的这种独特环境,对《清明》一诗的理解至关重要。以心灵解唐诗最为精确,但有‘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之恙。

【赏析】

这首诗确实是写清明时节,这首诗中的杏花村也确实是山西杏花村,但‘杏花村’的哲音却指儒家典籍。这首诗作于杜牧晚年,是杜牧的自悼之诗。据记载,杜牧临死之时,心知大限将至,自撰墓志铭,但这篇短文写得却是平实无奇,丝毫不显文豪手笔,显文笔的墓志诗,就是原名《杏花村》今名《清明》的该诗作了。据《新唐书》载,墓志铭写就,杜牧闭门在家,搜罗生前文章,对火焚之,仅吩咐留下十之二三。或许,在外人看来,杜牧一生,俊朗豪健,而他在强作笑颜、把酒尽兴的背后,却是不欲示人的悲凉吧?

杜牧所写的《清明》诗,深得‘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的儒家笔意。清明节是很奇怪的节日,既与“死”相连,又与“生”相系,把握清明节的这种独特环境,对《清明》一诗的理解至关重要。以心灵解唐诗最为精确,但有‘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之恙。

唐诗中,地名、鸟兽草木之名,都有很高深的哲学含义,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上升到春秋笔法理论层面上,孔子在《系辞》中说:“其名称也小,其取类也大。”取名称的目的在于捆住哲音的人生领悟,取象的目的是为了立象以类比。

山西杏花村位于汾州,汾州、并州是唐王朝龙兴之所。春游汾州、并州是唐代士大夫阶层的一大雅事,在唐朝极为盛行。好酒的杜牧,年轻时不可能没有游历过汾州、并州,这首诗作是老年杜牧追忆青年美好时光的作品,属于自悼之诗。

为什么说该诗作是杜牧自悼之诗,还有更深刻的原因,那就是春秋笔法的运用能力来分析此诗的高雅之音。隐语被称之为春秋诡辞,隐语的高洁以是否符合孔子《诗经》、《易经》、《论语》中的经典语言的声训及其理论为依据,这是文人诗作与打油诗最大的区别。什么是‘杏花村’的哲学意义,“杏坛”是传说中孔子聚徒讲学的地方。庄子·杂篇·渔父第三十一》说:“孔子游乎缁帏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本来,按晋人司马彪的注释,杏坛只是指“泽中高处也”,清代顾炎武也认为《庄子》书中凡是讲孔子的,采用的都是寓言的写法,杏坛不必实有其地。孔子终身奉行‘文行忠信’,归于‘行、信’这两个字器,这两个字器的哲音是‘xinxing’,以‘杏坛’隐喻‘人性、人心、仁信’等,生动形象,言简意赅。《诗经》的起首二十五首诗作为《周南》、《召南》,《周南》指代春词也隐喻‘乾元’,《召南》指代秋词也隐喻‘礼贞’,所谓春秋大义,大概从文学语言上应该如此理解。注意‘周易之源元’在春,‘春、村’的哲音何其相似,哲学家对生死的豁达真有‘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的意境,身虽死信念不亡,这就是董仲舒的心灵感应之道吧。诗云“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为子孙祈祷安宁,是圣人、君子的情怀,今天的人能鉴别出为哲学立‘仁心’的道德文章所蕴涵的温情吗?这样看来,‘杏花村’的哲学意义确实是指《周易》、《周易·十翼》、《诗经》、《论语》、《春秋》所包含的道德及哲学精髓。

《晚唐诗人韩偓有写过一首名叫《寒食夜有寄》的诗:“风流大抵是伥伥,此际相思必断肠。云薄月昏寒食夜,隔帘微雨杏花香。”文人喜欢多愁善感,这对文思有好处。名利思想作祟的时候,文人经常把多愁善感引入到朋友相处之道,这就没有好处了,王国纬、柳亚子等旧文人就有过于敏感、气量狭小的坏毛病,毛主席对旧文人的这点是看得很清楚,毛主席在给柳亚子赠诗《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中云:“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好个“莫笑昆明池水浅”,那里的水并不深,王国维跳进去,便一头扎到底,在二尺深的水里照样淹死了。子曰:“君子贵玉(愉快)贱珉(过敏)。”君子的快乐,是道德操守支撑下的乐观主义精神,这种乐观建立在亲情、道德、情操基础上,不是装得出来的。

从五四前后旧文人习性上,我们得出的结论是:重视语文的学习,真要从‘道德支撑智慧’的层面来谋篇布局,再以取法其上来论文采之道,愿望动机不偏颇而相得益彰,这就是‘黄裳元吉’的‘方圆’之说。

这首诗作,以‘时’的哲学观理解,可以命名为《清明》,以老年杜牧的儒家‘乐观之学’的哲学观点理解,应该命名为《杏花村》,杜牧是把这首诗命名为《杏花村》的,我认为这是杜牧的真作。

最新2017古诗全赏析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