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姑娘和她儿子的故事

沪江童话故事大全提供了海姑娘和她儿子的故事故事及一千零一夜在线阅读,由夜光浮于2013年12月24日添加。

    海姑娘到王宫

    古代波斯国有个叫赫鲁曼的国王,住在浮罗珊。他宫中虽有佳丽无数,但却无人能给他
生下一男半女。有一天,他忽然想到自己已年过半百,还膝下无子,没有可以继承他王位的
后代,把帝业世世代代相传下去,不由得十分忧愁苦闷。
    赫鲁曼国王因为没有子嗣继承王位,正在烦恼不安的时候,一个侍卫匆匆跑来,启奏
道:“陛下!王宫门前来了一个商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光彩照人的绝代佳人。”
    “哦!去把那个商人和女郎召进宫来见我吧!”
    侍卫遵命,把商人和女郎带到国王面前。
    国王仔细一打量,见那女郎披着绣花的丝头篷,身段袅娜多姿,就像长矛般苗条、纤
柔。商人见了国王,揭开女郎脸上的面纱,她的美丽光辉一下照亮了整个宫室,使王宫四处
生辉。她梳着七根发辫,长发像马尾一样直垂腿下。国王不禁对着女郎苗条的身段和美丽的
姿容看呆了,感到十分惊讶。他对商人说:
    “老人家,这个姑娘你打算卖多少钱?”
    “陛下,实不相瞒,我花了一千金币才把她从贩子手中买了过来。三年以来,我带着她
四处游历,今天刚到贵国。光是她身上先后花费的,已足有三千金。现在,我只愿把她当作
珍贵的礼物,献给陛下。”
    国王听了,加倍赏赐了商人,付给他一万金。
    商人收下赏赐,吻了国王的手,感激地向国王辞别。
    国王把女郎托付给女仆,吩咐道:“你们要好生服侍她,精心为她穿着打扮,再腾出一
幢宫殿给她居住。”又让侍从把各种需要的家具什物搬入宫殿,供她享用。
    女仆们按国王的吩咐,把女郎安置在一幢靠海的宫殿里。那里有几扇窗户面临大海,由
此远眺,景致非常美丽。国王十分关心女郎,便亲身去宫中探望,但女郎毫无反应。她不懂
得起身迎接国王。国王叹道:“她好像没有受过教育,不懂凡俗礼仪。”他每次多看女郎一
眼,就觉得她越发美丽可爱。她的面容好像满月一般,又像晴朗天空中的一轮太阳。国王对
她的美貌十分惊异,忍不住赞美安拉的奇妙创造。他靠着女郎轻轻坐下,吩咐摆出丰盛的筵
席,陪她吃喝。可是吃完以后,女郎仍是沉默不语。国王问她话,跟她拉家常,她也不答,
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只因为她姿色动人,国王才从不生她的气,心里想:“赞美安拉!是
他创造了这个绝色丽人,可唯一的遗憾是她从不说话,这未免美中不足。”后来他问左右的
奴婢:
    “她跟你们说话吗?”
    “自打到这儿来,她还从未讲过一句话,也从不吩咐我们做任何事。”

    海姑娘开口说话

    国王唤来一群宫娥彩女,让她们唱歌给女郎听,陪她玩耍,逗她说话。宫娥彩女按国王
的吩咐,在女郎面前又唱又跳,想尽多种花样,逗得在场所有的人都,但唯独女郎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声不吭,缄默不语。
    国王为此闷闷不乐,他暗自叹道:“真是奇怪,这么标致漂亮的美女,为什么不说不笑
呢?”但国王并没有灰心丧气。他对后宫佳丽看都不看一眼,只是一心陪伴女郎,从不离开
她。就这样一个年头过去了。虽然女郎从未开口,但在国王看来,一年好像一日,他的爱慕
之心从未消减,反而更浓厚了。有一天他对女郎说:
    “可爱的人儿啊!我太爱你了!为了你我舍弃了一切嫔妃佳丽,把你当作我的生命和一
切。我眼巴巴地等了整整一年,只望万能之神安拉恩赐,让你可怜可怜我,跟我说说话吧。
你是聋是哑也该比个手势告诉我,好让我从此断绝听你谈话的念头。我只希望安拉赏我一个
孩子,好继承我的王位。因为我虽已年过半百,可还是孤单一人,膝下冷清。我以安拉的名
义向你起誓,如果你爱我,就请明明白白坦然相告吧。”
    女郎看着地下出了一会儿神,像在寻思着什么。一会儿,她抬起头,丹唇轻启,露出微
笑,突然说出话来:“英勇圣明的陛下!告诉你吧。万能之神安拉已答应你的要求,使我怀
有了身孕。现在十月怀胎已快满,就要分娩了,只是腹中胎儿是男是女尚不知晓。说实话,
我要不是因为和你一起而有了身孕,无论如何也不会跟你讲话的。”
    国王见女郎终于开口说话,顿时觉得整个宫殿都充满明丽的光辉。他惊喜若狂地吻着她
的两手,无限地快慰,说道:“赞美安拉,他终于让我双喜临门了。一喜是你开口说话,二
喜是你将为我生儿育女。”于是她欢天喜地奔向朝廷,在宝座上发号施令,命宰相取出十万
金,广施救济,帮助孤寡老弱,以感谢安拉的赐福。
    宰相诚惶诚恐,赶快奉命行事。

    海姑娘的来历

    国王回到海姑娘宫中,坐在她身旁,说道:“我的人啊!整整一年来,我和你白天黑夜
生活在一起,从不分离,你却从不说话,直到今天才肯开金口。你这样做到底为什么呢?”
    “陛下,我告诉你吧。你可知道,我是一个忧郁愁苦的可怜人啊。我的母亲、哥哥和家
属都远在他乡异国,再无相见的希望了。”
    国王听了她的谈话,深知她的意思,安慰她说:“你说你可怜,并不完全正确,因为我
的国家里的所有财富都可以供你驱使,我自己也心甘情愿为你做一切事。至于你的亲属离得
太远,这也不用担心,他们在哪儿,我派人即刻去接他们来。”
    “幸运的国王啊!你可知道,我叫海石榴花。家父本是海里一个国度的君主。因为他死
后,留下的帝业为外族侵扰霸占,才害得我们家破人亡。我有一个哥哥,叫萨里哈。因为一
件事我们各持己见,不断争吵,我就发誓要同陆地上的人结婚,然后飘洋过海。在一个朗月
之夜,我坐在陆上的海滨,当时一个人从我身边走过,把我带回家里,调戏我并想要奸污
我。我气得狠狠地打了他的脸,差一点要了他的命,所以他就把我卖给了那位把我献给陛下
的善良的好心人。要不是因为你爱我,将整个身心都给了我,我早就从这个窗户跳到海里找
我母亲去了,我会连一个钟头也不愿跟你呆在一起的。我现在既然已有孕在身,也就不好意
思去见母亲了。如果我告诉他们,我被一位国王纳为妃子,养在宫中,被视为他的最爱,国
王为我甚至抛弃了所有妃子和一切,他们定会怀疑我的话,以为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
事。”
    国王听了海石榴花的一番肺腑之言,由衷地怜爱她,不禁深吻她的额角,说道:“我的
人儿,我的双眸啊!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我一时一刻一分一秒都离不开你。假若一天不见
你,就非要了我的命不可。这怎么办才好呢?”
    “陛下,我就快要生孩子了。那时,一定要有我的亲属在场不可。”
    “他们在海里生活,不会被海水浸湿吗?”
    “我们凭圣苏里曼戒指上刻着的护身符在海里生活,所以就像你们在陆上生活一样毫无
困难。陛下,我求你答应我,让我的亲属来看望我,并请你向他们证明我说的一切属实。我
告诉他们,是你收纳了我,又对我百般疼爱、厚待。希望他们眼见为实,并知道你是帝王的
后代。”
    “我的人儿啊!你高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你要做的一切,我都答应你。”
    “陛下,你可知道我们虽然生活在海里,但都睁着眼睛,观看万事万物,跟在陆地上可
以看见天空的太阳、月亮和星星一样,毫无区别。只是海洋里有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人类,
跟陆地上的人略有不同。告诉你吧,陆地上的东西,跟海里的东西比较起来,真是小巫见大
巫呢!”
    国王听了,感到十分惊奇。

    HSLS的海王国亲属

    海石榴花点着香炉,从身边掏出两块沉香,扔在炉中焚烧,又吹了一声口哨后,便喃喃
自语起来。随着她的念祷,只见炉中冒出一股黑烟,很快弥散开去。国王对眼前的情景摸不
着头脑,也弄不清她念了些什么,只听她说道:
    “陛下,现在我母亲和我哥哥,以及叔伯姊妹们就要应邀上这儿来了。你快躲起来,好
看一看他们的样子,借此见识一下宇宙万物的不同姿态和形象。”
    国王依照她的话,立刻躲到一侧的密室里,注意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只见她一面烧香,
一面念咒语,直念得海水翻腾不止,波涛汹涌澎湃。接着波涛朝两边划开,从中出现一个标
致漂亮的小伙子,像一轮满月,红润丰光,明目皓齿,体态跟海石榴花相仿。在小伙子后面
同时出现了一个的妇人,被五个月儿般美丽的姑娘族拥着。她们的模样跟海石榴花
也差不多。她们在水面如行云流水,款款来到窗前。海石榴花顿时眉开眼笑地起身迎接。她
们一见面便认出海石榴花,快步奔到宫里,紧紧抱着海石榴花,痛哭流涕地说道:
    “海石榴花啊!四年了,你为什么一去就杳无音讯,对我们不闻不问?你在什么地方,
我们一点也不知道。以安拉的名义起誓,你离开以后,我们吃不好睡不稳,因为想你,惦念
你,我们整天整夜都伤心落泪。”
    海石榴花吻她母亲、哥哥的手,也吻叔伯姊妹的手。于是大家将她团团围住,促膝谈
心,询问她的情况和遭遇。她说:
    “你们可知道,自从和你们分别后,我离开海洋,来到海滨,被一个男人带去卖给了一
个商人,商人带我来到这座城市里,以一万金币的代价把我卖给了这里的国王。国王对我情
深似海,为了我,他撇开了后宫佳丽无数。他对我的关怀痛爱到了的地步,甚至于
忘了他自己和国政朝事呢。”
    她哥哥听了妹妹的这番话,说道:“赞美万能的安拉,他叫我们骨肉相见。现在我们希
望妹妹你和我们一块儿回家去,和骨肉亲朋在一起生活。”
    国王在密室里听到这番话,生怕海石榴花听哥哥的话而离弃自己,吓得神志都糊涂了,
不知如何是好。正在他迷惘惧怕的时候,忽又听得海石榴花对哥哥说:
    “以安拉的名义起誓,哥哥!买我的人是这个岛国的君主。他有权有势,头脑聪明,为
人慷慨,性格纯善,又很富有。他对我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好得不能再好了,只是他还膝
下无了子。我到这里之后,从未听他说过一句怨言。他始终看重我,事事都尊重我的意见。
他还给我创造十分优美的环境,让我享尽人间的富贵荣华。我们共同生活,过得很甜蜜,至
使他再也离不开我。我要是离弃他,会致他于死地的。再说,自从我跟他相处以来,蒙他格
外垂怜,令我对他情愫暗生。要我离开他,我也没法活了。坦率地说,如果父亲大人还健在
的话,也不会比这个圣明的国王把我看得更高贵、更重要了。你们都已看见,现在我已有孕
在身了。赞美万能之神安拉,他使我生为海王之女,现在又做了陆上最有权力的帝王之妻。
但愿能更蒙万能的安拉保佑,加倍赏赐我。赐我一个男孩,让他能继承王位。”
    海石榴花的哥哥和叔伯姊妹们听了她的谈话,甚感宽慰,满心欢喜地对她说:“海石榴
花啊!你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和我们对你的爱,你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你是我们心中最尊贵
的人。你要相信我们对你的身心和生活非常关心在意,所以,如果你不习惯这里的生活,就
跟我们一块儿回家去;如果觉得这里很适合你,你过得舒适如意,那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
你尽可住下去吧。总之,我们一心一意只要你幸福快乐。这样,我们也就放心了。”
    “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我不但幸福快乐,而且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呢。”

    国王和海王国的人们

    国王在密室里听了海石榴花的这番谈话,非常高兴,顿时安下心来。他满怀感激的心
情,益发钟情于海石榴花。他发现她像自己爱她那样钟情于自己,并且她也希望他俩白头偕
老,生儿育女。
    海石榴花立刻吩咐奴婢预备筵席,盛情款待自己的亲属。她自己也亲自下厨烹调,做出
丰盛的饭菜和糕点、果品,并同亲属们一同用餐。席间亲友们对她说:
    “海石榴花,你丈夫对我们还很陌生,我们也不了解他。我们没征得他的许可,便自作
主张,到他宫里来作客,请你转达我们的谢意。遗憾的是,你拿他的东西招待我们,我们倒
吃了个酒足饭饱,可还没和他相聚会面。真该怪你不把我们引见给他,让他同我们一块儿吃
喝,说不定我们和他可以通过这一餐结交成朋友呢。”
    他们说完,面有怒色,心有怨言,再也不吃不喝了。
    国王在密室室中看到这种情景,吓得糊里糊涂,不知所措。还好,海石榴花临机应变,
站了起来,好言相劝了几句,随后立刻来到国王躲藏的密室中,说道:
    “陛下,我在亲属面前对你的感激和溢美之词,你听见了没有?他们说要带我回家去和
家人团聚,你听见没有?”
    “我都听见了,也都看见了。愿万能之神安拉赏赐你。安拉作证,今天是个吉祥之日。
你终于明白了我对你的爱的程度。当然,你对我的一往深情也不用怀疑。”
    “陛下,好心不是应得好报吗?你垂怜我,尊重我,把我看得至尊无上,使我知道你对
我情深义重,体贴入微。为了我,你还不惜抛弃你以前的宠妃,不惜牺牲你需要的一切。在
这样的眷顾下,我怎能忍心离开你,跟他们回家呢?现在恳请陛下随我来,见一见我的亲属
们,向他们问好,同他们交好,结成亲密的友谊。陛下,由于我在母亲和亲属面前的赞美,
他们对你怀有良好的印象,十分喜欢你,所以在回家前,一定要和你见上一面,特向你问候
致意。他们要亲眼目睹你的风范,从此不再为我的命运担忧。”
    “听明白了,遵命。我也巴望着和他们相见啊。”
    于是国王离开密室,随海石榴花来到席间,和她的亲属们见面。国王先礼貌地向他们问
候致意。他们随即站起来,亲热地欢迎他前来。于是国王坐在席间陪他们用餐,并留他们住
宿,把他们视为上宾,大家在一起欢度了整整一个月,他们才向国王和海石榴花告辞归去。

    海石榴花的儿子

    海石榴花十月怀胎,终于生下一个男孩,也像满月一般美丽可爱。国王老年得子,喜出
望外,整个国家为此普天同庆,上下同乐地热闹了六天。到了第七天,海石榴花的母亲、哥
哥和叔伯姊妹们听说她生了太子,也前来庆贺。国王殷勤地接待他们,无限快慰地说道:
    “你们来得正好,我正想等你们来给孩子取个名字呢。现在托你们的福,给他取个名字
吧。”
    他们给太子取名白鲁·巴卜。国王欣然同意,并把太子抱出来给他们看。他舅舅萨里哈
把他抱在怀里,在宫中踱来踱去,过了一会儿便走出宫殿,飘行在海面上,看不见踪影了。
国王见太子被他舅父抱进海里去了,不由得伤心落泪。海石榴花见国王担心的样子,对他
说:
    “你放心吧,不用为你的儿子担忧害怕,我比你更心疼儿子呢。孩子和他舅父在一起,
你用不着担心,他不会淹死在海里的。因为我哥哥知道分寸,如果对孩子不利,他是不会贸
然行事的。向安拉起誓,他一会儿就会把孩子安全地带回来。”
    海石榴花话音刚落,只见海面一阵波涛汹涌,海水一浪一浪翻腾着,萨里哈抱着太子,
冉冉返回宫中。太子乖乖地安睡在他的怀抱进里。萨里哈望着国王,说道:“对不起,我把
太子带到海里去,让他自小见识一下海里世界。也许你担心他的安危了吧。”
    “是啊,我实在担心,以为他被淹死了呢。”
    “陆上的国王啊,我们给他点了一种特有的眼药,还让他受了圣苏里曼戒指上的护身符
的洗礼,因为我们每逢孩子诞生,都有此惯例。以后他再到海里去,你就不用怕他会淹死或
遇到什么不测了。告诉你吧,我们在海里生活,跟你们在陆地上是一样的方便安全。”
    说完,萨里哈把身边的一个袋子打开,倒出各种名贵的珍珠宝石,包括三百块翡翠,三
百颗宝石,每颗有鸵鸟蛋那么大,奇光异彩,比太阳月亮更耀眼夺目。他对国王说:“陛
下,这些珍珠宝贝是我们第一次献给你的礼物。过去我们不知道海石榴花的下落,现在得知
陛下对她恩宠有加,她贵为后妃,因而我们也算是陛下的亲戚了。我们情同家人,所以,带
来这些礼物送给你,略表心意。若是安拉的意愿,以后每隔几天,我们就预备这样的一份礼
物献给你。在我们海里,珍珠宝贝不计其数,超过陆上的沙石土壤呢。我们对这些珠宝的贵
贱了若指掌,采集起来也很方便。”
    国王见了那么多名贵的珍异奇宝,惊讶极了,他说:“以安拉的名义起誓,这些珠宝中
的任何一颗,就可以和我的江山媲美等值了。”他衷心感谢萨里哈的厚礼,回头对海石榴花
说:“承蒙你哥哥送给我这么多陆上罕见的名贵珍宝,我真是当之有愧,但恭敬不如从
命。”
    海石榴花对她哥哥的慷慨大方很感谢。
    萨里哈说道:“陛下,因为你对我们恩重在先,所以我们向你表示谢意是应当的。陛下
抬举我妹妹,以及请我们来宫中欢度时日的大恩大德,即使让我们服侍你一千年,也不能借
以相报。区区薄礼,比起皇恩浩荡来,可实在不值一提呢。”
    国王十分感激萨里哈,再三挽留他们住下。
    萨里哈母子和姊妹们在国王的盛情邀请下,又留在宫中,跟国王、王后一起欢乐地度过
了四十天。到第四十一天,萨里哈来到国王面前,下跪在地上。国王问道:
    “萨里哈,你这是做什么?”
    “陛下的盛情款待,在下终身难忘。只可惜我们离家太久,也很挂念亲戚朋友,不能继
续和妹妹一起蒙受恩宠。恳请陛下允许我们回家去吧。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我跟你们难舍难
分,不过我们都是在海里出生长大的,实在没有办法习惯陆地上的生活。”
    国王听了萨里哈的话,愿意满足他的要求。他挥泪送别萨里哈母子和他的姊妹们。分手
之时,大家依依不舍,相对垂泪。萨里哈说道:“陛下,过不久我们还要来拜访你呢。我们
会随时和你保持联系的。以后每隔几天,我们便来打扰你们一次。”
    他们说完,径向海中归去。
    国王从此益发眷顾海石榴花,对她更加宠爱。海石榴花也贤能无比,相夫教子。太子的
外祖母、舅舅和阿姨们隔不上几天,便出海到宫中来看望他们,和他们住上一、二个月,然
后告辞,回到海里。

    国王传位给太子

    白鲁·巴卜太子渐渐长大了,身体越来越健壮。到了十五岁,已经长成一个标致漂亮,
的小伙子。他精通学术,还擅长武艺,骑射、剑术样样精绝,并学成了公子王孙必
精的各种技艺。因为他形象出众,学艺双绝,不仅名扬天下,而且令天下男女老少,有口皆
碑。
    国王十分疼爱太子,有意要将王位传给他。
    一天,他召来满朝文武,跟他们商议王位继承的问题,要他们发誓,同意并维护白
鲁·巴卜太子为王位继承人。文武官员一致同意,拥护国王的决定,并宣誓要辅佐、爱戴继
承王位的太子。
    赫鲁曼本来是个开明圣贤的国王。他平易近人,乐善好施,加上关心人民疾苦,深受百
姓的拥护爱戴。在他和文武官员商议好传位给太子的第二天,白鲁·巴卜便举行登基典礼。
在城中巡游了一圈番,再回到王宫附近。由国王先下马,表示对太子的尊敬,再由朝中大臣
轮流抬着地毡,缓缓进入正殿。国王和王朝臣这才扶太子下马,登上宝座,然后众官员分两
行垂手肃立,静听他的旨令。
    自此,太子正式登基掌权。
    白鲁·巴卜登基掌权以来,立刻开设法庭,为百姓排忧解难,鸣冤血耻。他执法如山、
,为普通老百姓主持了公道,维护了正义,对作奸犯科的贪官污吏给予重罚,以达
到的效果。
    一天,他处理朝政一直到中午,才宣布退朝,离开宝座,和父王一起回到后宫。太后海
石榴花见太子头戴王冠,面如满月,立刻起身相迎,祝贺他少年有为,并诚意地替他们父子
祈福求寿。
    白鲁·巴卜每日退朝后,跟母亲闲聊一会儿,一直歇息到午后,就告辞离去,率领众臣
一道,骑马来到校场操练,直至日落,才尽兴而归。他每天都骑马到校场操练演习,然后回
宫开庭审判,替官宦和平民排忧解难。他公平持正,终日操劳,日理万机。
    时间如,很快一年过去了。白鲁·巴卜打点好行装,率领大队人马外出打猎,
同时出少游各地,视察地方的治理情况。这样,他全力以赴,尽到了一个国王应尽的职责,
并体现出高贵、勇敢、公正的品质。但不料他出游归来,老国王赫鲁曼不幸身染重病,已经
到了无药可治的地步。老国王的病情日益严重,临死之前,把白鲁·巴卜召唤到床前,谆谆
教导他,要好生奉养母亲,关心平民百姓,爱护将士大臣,同时又一次托付群臣们,齐心协
力辅佐国王,治理国家大事,并信守拥戴国王的诺言。
    老国王安排好了一切后事,没过几天,便与世长辞了。
    白鲁·巴卜母子及满朝文武都为之悲哀恸哭,替他建筑皇陵,隆重安葬了老国王,再守
孝致哀。萨里哈母子和他的姊妹们也前来吊孝、慰问,他们对太后说:
    “海石榴花啊,主上虽然溘然而去,但他后继有人,留下了这个少有的强干的孩子。他
是一头猛狮,也是一轮朗月。有白鲁·巴卜来继承大业,死也瞑目了。”
    守满一个月的孝期,大臣们叩见白鲁·巴卜,说道:“先王驾崩,陛下甚感悲凄也是人
之常情,不过只有妇人才只知道伤心落泪。先王既已仙逝,陛下还请节哀,化悲痛为力量
吧。再说有陛下继承大业,先王是放得下心的。”
    经过大臣们的一番抚慰,国王暂时压下悲哀,来到澡堂熏香沐浴,重新戴上王冠,穿上
镶珠嵌玉的锦绣宫服,被前呼后拥着回到宫中,坐在宝座上,重理国事,替民众排忧解难。
    他又开始公正处理国事民讼。由于赏善罚恶,博得了人民的爱戴。

    海石榴花商议儿子的亲事

    白鲁·巴卜就这样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又埋头苦干了一年。
    在这个期间,他的海王国亲戚经常来看望他们母子,使他们生活舒适,精神也有依靠。
有一天夜里,他舅舅萨里哈来见海石榴花,问候她海石榴花起身相迎,亲热地拥抱哥哥,请
他坐在身边,问候道:
    “哥哥,你身体可好?母亲和姊妹们也都好吧?”
    “我们过得好极了,身体也很健康,不劳挂念。美中不足的是不能经常和你见面。”
    海石榴花盛宴款待哥哥。
    兄妹俩边吃边谈,慢慢谈到白鲁·巴卜的身上。认为他容貌英俊,知书达礼,勇敢成
熟,已经是个大人了。当时白鲁·巴卜正在一旁,听到他母亲和舅舅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
便假装睡熟,暗中却尖着耳朵听他们谈话。只听他舅舅对他母亲说:
    “你的儿子已经十七岁了,还没有成亲。我们怕他发生什么意外,会影响以后王位的继
承,所以我想从海里诸国的帝王之女中,物色一个可以和他相配的公主,嫁给他为妻。”
    “你说说看,你到底打算把谁嫁给他呀?我多少知道一些情况,也好斟酌。”
    于是萨里哈一个接一个,如数家珍般数出那些公主的姓名。海石榴花听了,摇了摇头
说:“这些公主都不配作我的儿媳妇。我的儿媳妇应该是一个知书达礼、貌美如仙的姑娘,
在宗教、家财、门第、身份方面,也要门当户对才行。”
    “我已列出了一百多个公主,你却一个也看不上,现在我没有谁可以推荐了。不过妹
妹,你去看看,他到底睡熟了没有?”
    海石榴花走过去,试探了她儿子一下,觉得他睡熟了,说道:“他真睡着了。你到底有
什么想说的?怎么关心起他睡觉来了。”
    “妹妹,你要知道,我已经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了。如果国王还醒着,我怕说出来叫他听
见,他会立刻钟情于那位公主的。到时候如果我们高攀不上,你我和你的儿子及满朝文武,
就会为此感到很尴尬,那我们岂不是自讨苦吃?古人常说:爱情本是一点唾涎,扩散起来,
却可能变成汪洋大海呢。”
    “那个公主到底叫什么名字,是何来路,你说说看。海里各帝王的女儿以及其他名门闺
秀我都认识。如果那个公主真是合适的人选,我一定不惜千金散尽,也要向她家里求亲。她
是谁?告诉我吧。你别担心,我儿子睡着了。”
    “我怕他还醒着呢。”
    “那么,哥哥,你简单扼要地透露一点消息吧。不必顾虑他的存在。”
    “妹妹,以安拉的名义起誓,国王瑟曼德尔的女儿赫兰公主就是你的最好人选。她有绝
世的美貌,长相同白鲁·巴卜不相上下。她绝顶漂亮,绝顶聪明,绝顶可爱,海里和陆上没
有人可以和她媲美。她有玫瑰色的腮颊,闪光的额头,珍珠般的牙齿,明亮的眼睛,真可谓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她举目四盼可以羞退羚羊。她体态优美,使柳树折腰。因此,凡是见
过她的人,都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一点不错,哥哥。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我记得见过她不少次,幼年时代我还特别喜欢
她。现在事过境迁,疏于来往。我整整有十八年没见她了。以安拉的名义起誓,的确只有她
才配得上我的儿子呢。”

    赫兰公主的传说

    白鲁·巴卜偷听了他母亲和舅父的谈话。萨里哈谈起国王瑟曼德尔的女儿赫兰公主,那
一番动人的描绘被他深深铭刻在心上,于是,他顿生爱慕之心,心中燃起了爱情的火焰,他
已深陷在情网之中,可他依然装出熟睡的样子。
    萨里哈看了海石榴花一眼,说道:“以安拉的名义起誓,妹妹,瑟曼德尔在众海王中虽
然最,但却具有无上的权力,超过任何国王。现在让我们先去向赫兰公主的父亲求
婚,再告诉国王这件事。如果公主的父亲接受我们的求亲,愿意跟我们联姻结亲,则感谢安
拉的成人之美;要是他断然拒绝,不肯把女儿嫁给国王为妻,我们就见机行事,打消念头,
重新给国王物色女子好了。”
    “你考虑得十分周到,就这样办好了。”
    萨里哈兄妹谈到这里,就各自安睡去了,可是白鲁·巴卜心中却燃起了熊熊的爱情之
火。他一心一意爱恋着赫兰公主,但又不好意思向他母亲和舅舅吐露真相,只好强忍着,按
捺住心中的爱火。
    第二天清晨,白鲁·巴卜先陪舅舅一同沐浴、畅饮,而后陪母亲和舅舅共用早餐。吃完
饭,洗过手,萨里哈站起来,向白鲁·巴卜母子告辞,说道:“请两位允许我回家去吧。我
已打扰了好些天,母亲还等我回家呢。”
    “舅舅,请再住一天吧。”白鲁·巴卜执意挽留萨里哈,接着说道:“来吧,舅舅,我
们到花园里去走走。”于是甥舅两人一起到花园中散步漫游。
    他们走入一处树荫下,坐着乘凉、休息。国王脑海中老是浮现出赫兰公主窈窕动人的身
段和倩影,为此,他突然感到伤心,凄然吟道:
    “爱情之火熊熊燃烧在我胸中,
    这是我日夜难解的相思情结。
    如果有人问起:
    ‘万一你有幸和她相见,
    你会把她视为珍宝吗?
    或者,你希望一杯清新的甜水?’
    我回答:
    ‘我定会把她看作最心爱之人。’”
    萨里哈听了白鲁·巴卜炽热的表白,无可奈何地搓着手,叹道:“唉!安拉是唯一的万
能的主,穆罕默德是他的使徒。事已如此,只盼伟大的安拉拯救了。”接着他问白鲁·巴
卜:“孩子,我跟你母亲关于赫兰公主的的谈话,你都听见了?”
    “是,舅父,我全听见了,而且听了你们的谈话之后,我已疯狂地爱上了她。我的心如
此眷恋她,以至于我已难以控制自己了。”
    “陛下,让我们把这事告诉你母亲,求她同意我带你到海里去,向赫兰公主求婚。要是
不先征得你母亲的同意,就擅自带你离去,叫你母子离开,她绝不会原谅我的。再说你走
了,国家群龙无首,乱糟糟的,无人执掌朝政,她一定会不知所措。这江山可不能让它败在
你手里呢。”
    “舅舅,如果我去见母亲,跟她商量,她一定会阻止我的,所以我不会去见她,更不会
和她商量。”他说着,伤心地苦苦哀求道:“舅舅,让我跟你去吧。不必告诉我母亲。我们
很快就会回来。”
    萨里哈面对白鲁·巴卜的哀求,心肠顿时软下来,一时不知如何应付才好,叹息道:
“唉!既已如此,只盼安拉援助了!”当时他看出白鲁·巴卜不愿去见母亲,主意已定,心
如磐石,只好脱下一个刻着安拉大名的戒指,递给白鲁·巴卜,吩咐道:“你戴着这个戒
指,就不会淹死在海里,或遭受海中怪物的袭击了。”
    白鲁·巴卜接过戒指,戴在手指上,随舅父离开宫殿,潜入大海。他们一刻不停地赶
路,一直到萨里哈宫中,正看见他外祖母和一些亲戚坐在一起拉家常。他俩过去吻他们的
手。他外祖母起身相迎,亲热地把白鲁·巴卜搂在怀中,吻他的额头,说道:
    “孩子,欢迎你来这里。你母亲自己怎么没有同来?她还好吗?”
    “我母亲很好。她让我转达对你们的问候。”
    接着,萨里哈把他和海石榴花关于瑟曼德尔国王的女儿赫兰公主的谈话,以及白鲁·巴
卜耳闻赫兰公主的美名之后而倾心于她的事,详尽地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这次外甥随我
前来,就是为了向瑟曼德尔国王求亲,预备娶赫兰公主为妻的。”
    白鲁·巴卜的外祖母听了儿子的谈话,万分恐慌,勃然大怒道:“儿啊!你怎么这样糊
涂,怎么在他在面前也去提说赫兰公主呢!你明知道瑟曼德尔毫无头脑,是个顽固不化、蛮
不讲理的家伙。他把女儿赫兰公主看作是自己的财物,让许多求婚的人都碰了壁,海里的许
多公子王孙向他求亲,要娶赫兰公主,全都遭到蛮横的拒绝。他粗鲁地责骂别人,说什么:
‘你们的长相、气派,根本配不上我的女儿。’咱们出身高贵,又自尊自重,这样冒失地去
向她求亲,如果像别人那样遭到拒绝,那可是自讨没趣了。”
    “母亲,我跟海石榴花妹妹谈到赫兰公主,白鲁·巴卜听了,一心一意地爱上了她。他
说:‘我宁愿舍弃整个江山,也非要向她父亲求婚不可。’他还下定决心,非赫兰公主不
娶,否则就独身。母亲,这桩事你说该怎么办呢?要知道,外甥除了比赫兰公主漂亮,而且
他身为波斯国王之后,现在继承帝王大业,最有资格娶赫兰公主为妻。我决心带着珍珠宝贝
和各种的名贵礼品,去见瑟曼德尔国王,替外甥向他求亲。如果他夸耀自己是一国
之王,那么白鲁·巴卜也和他平起平坐呀;如果他夸耀赫兰公主美丽,那么白鲁·巴卜比她
更漂亮英俊呢;如果他夸耀自己的王国强大,那么白鲁·巴卜的疆域比他的更辽阔,兵力比
他的更强大。为了实现外甥的愿望,我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为他穿针引线,在所不辞。
要知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是我把他推到爱情的苦恼中去的,我自然就该尽力让他尝到爱情
的甜蜜。关于这桩事情,还望安拉相助于我们。”
    “你要去就去吧,不过你要小心地说话,别得罪了那个愚不可及、不明黑白、不辩曲直
的家伙,我怕你横遭不测呢。”
    “是!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