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

沪江童话故事大全提供了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故事及一千零一夜在线阅读,由我9于2013年12月24日添加。

    很久以前,在波斯国的某城市里住着兄弟俩,哥哥叫戈西母,弟弟叫阿里巴巴。父亲去世后,他俩各自分得了有限的一点财产,分家自立,各谋生路。不久银财便花光了,生活日益艰难。为了解决吃穿,糊口度日,兄弟俩不得不日夜奔波,吃苦耐劳。
    后来戈西母幸运地与一个富商的女儿结了婚,他继承了岳父的产业,开始走上做生意的道路。由于生意兴隆,发展迅速,戈西母很快就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富商了。
    阿里巴巴娶了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儿,夫妻俩过着贫苦的生活。全部家当除了一间破屋外,就只有三匹毛驴。阿里巴巴靠卖柴禾为生,每天赶着毛驴去丛林中砍柴,再驮到集市去卖,以此维持生活。
    有一天,阿里巴巴赶着三匹毛驴,上山砍柴。他将砍下的枯树和干木柴收集起来,捆绑成驮子,让毛驴驮着。砍好柴准备下山的时候,远处突然出现一股烟尘,弥漫着直向上空飞扬,朝他这儿卷过来,而且越来越近。靠近以后,他才看清原来是一支马队,正急速向这个方向冲来。
    阿里巴巴心里害怕,因为若是碰到一伙歹徒,那么毛驴会被抢走,而且自身也性命难保。他心里充满恐惧,想拔脚逃跑,但是由于那帮人马越来越近,要想逃出森林,已是不可能的了,他只得把驮着柴禾的毛驴赶到丛林的小道里,自己爬到一棵大树上躲避起来。
    那棵大树生长在一个巨大险峭的石头旁边。他把身体藏在茂密的枝叶间,从上面可以看清楚下面的一切,而下面的人却看不见他。
    这时候,那帮人马已经跑到那棵树旁,勒马停步,在大石头前站定。他们共有四十人,一个个年轻力壮,行动敏捷。阿里巴巴仔细打量,看起来,这是一伙拦路抢劫的强盗,显然是刚刚抢劫了满载货物的商队,到这里来分赃的,或者准备将抢来之物隐藏起来。
    阿里巴巴心里这样想着,决心探个究竟。
    匪徒们在树下拴好马,取下沉甸甸的鞍袋,里面显然装着金银珠宝。
    这时,一个首领模样的人背负沉重的鞍袋,从丛林中一直来到那个大石头跟前,喃喃地说道:“芝麻,开门吧!”随着那个头目的喊声,大石头前突然出现一道宽阔的门路,于是强盗们鱼贯而入。那个首领走在最后。
    首领刚进入洞内,那道大门便自动关上了。
    由于洞中有强盗,阿里巴巴躲在树上窥探,不敢下树,他怕他们突然从洞中出来,自己落到他们手中,会遭到杀害。最后,他决心偷一匹马并赶着自己的毛驴溜回城去。就在他刚要下树的时候,山洞的门突然开了,强盗头目首先走出洞来,他站在门前,清点他的喽罗,见人已出来完了,便开始念咒语,说道:
    “芝麻,关门吧!”
    随着他的喊声,洞门自动关了起来。
    经过首领的清点、检查后,没有发现问题,喽罗们便各自走到自己的马前,把空了的鞍袋提上马鞍,接着一个人个纵身上马,跟随首领,扬长而去。
    阿里巴巴呆在树上观察他们,直到他们走得无影无踪之后,才从树上下来。当初他之所以不敢贸然从树上下来,是害怕强盗当中会有人突然又返回来。
    此刻,他暗自道:“我要试验一下这句咒语的作用,看我能否也将这个洞门打开。”于是他大声喊道:“芝麻,开门吧!”他的喊声刚落,洞门立刻打开了。
    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举目一看,那是一个有穹顶的大洞,从洞顶的通气孔透进的光线,犹如点着一盏灯一样。开始,他以为既然是一个强盗穴,除了一片阴暗外,不会有其它的东西。可是事实出乎他的意料。洞中堆满了财物,让人目瞪口呆。一堆堆的丝绸、锦缎和绣花衣服,一堆堆彩色毡毯,还有多得无法计数的金币银币,有的散堆在地上,有的盛在皮袋中。猛一下看见这么多的金银财富,阿里巴巴深信这肯定是一个强盗们数代经营、掠夺所积累起来的宝窟。
    阿里巴巴进入山洞后,洞门又自动关闭了。
    他无所顾虑,满不在乎,因为他已掌握了这道门的启动方法,不怕出不了洞。他对洞里的财宝并不感兴趣,他迫切需要金钱。因此,考虑到毛驴的运载能力,他想好,只弄几袋金币,捆在柴火里面,扔上驴子运走。这样,人们不会看见钱袋,只会仍然将他视作砍柴度日子的樵夫。
    想好了这一切,阿里巴巴才大声说道:“芝麻,开门吧!”
    随着声音,洞门打开了,阿里巴巴把收来的金币带出洞外,随即说道:“芝麻,关门吧!”
    洞门应声关闭。
    阿里巴巴驮着金钱,赶着毛驴很快返回城中。到家后,他急忙卸下驮子,解开柴捆,把装着金币的袋子搬进房内,摆在老婆面前。他老婆看见袋中装的全是金币,便以为阿里巴巴抢了人,所以开口便骂,责怪他不该,不该去做坏事。
    “难道我是强盗?你应该知道我的品性。我从不做坏事。”阿里巴巴申辩几句,然后把山中的遭遇和这些金币的来历告诉了老婆之后,把金币倒了出来,一古脑儿堆在她的面前。
    阿里巴巴的老婆听了,惊喜万分,光灿灿的金币使她眼花缭乱。她一屁股坐下来,忙着去数那些金币。阿里巴巴说:“瞧你!这么数下去,什么时候才数得完呢?若是有人闯进来见到这种情况,那就糟糕了。这样把,我们先把这些金币埋藏起来吧。”
    “好吧,说干就干。但是我还是要量一量这些金币到底有多少,心里也好有个数。”
    “这件事是值得高兴,但你千万要注意,别对任何人说,否则会引来麻烦的。”
    阿里巴巴的老婆急忙到戈西母家中借量器。戈西母不在家,她便对他老婆说:“嫂嫂,能把你家的量器借我用一下吗?”
    “行呀,不过你要借什么量器呢?”
    “借给我小升就行了。”
    “你稍微等一下,我这就去给你拿。”戈西母的老婆答应了。
    戈西母的老婆是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一心想了解阿里巴巴的老婆借升量什么,于是她在升内的底部,刷上一点蜜蜡,因为她相信无论量什么,总会粘一点在蜜蜡上。她想用这样的方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阿里巴巴的老婆不懂这种技巧,她拿着升急忙回到家中,立刻开始用升量起金币来。
    阿里巴巴只管挖洞,待她老婆量完金币,他的地洞也挖好了,他们两人一起动手,把金币搬进地洞,小心翼翼地盖上土,埋藏了起来。
    升底的蜜蜡上粘着一枚金币,他们却一点也没有察觉。于是当这个好心肠的女人把升送还她嫂子时,戈西母的老婆马上就发现了升内竟粘着一枚金币,顿生羡慕、嫉妒之心,她自言自语说:
    “啊呀!原来他们借我的升是去量金币啊。”
    她心想,阿里巴巴这样一个穷光蛋,怎么会用升去量金币呢?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
    戈西母的老婆左思右想,不得其解。直到日暮,戈西母游罢归来时,她立即迫不及待地对他说:“你这个人呀!你一向以为自己是富商巨贾,是最有钱的人了。现在你睁眼看一看吧,你兄弟阿里巴巴表面上穷得叮当响,暗地里却富得如同王公贵族。我敢说他的财富比你多得多,他积蓄的金币多到需要斗量的程度。而你的金币,只是过目一看,便知其数目了。”
    “你是从哪儿听说的?”戈西母将信将疑地反问一句。
    戈西母的老婆立刻把阿里巴巴的老婆前来借升还升的经过,以及自己发现粘在升内的一枚金币等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然后把那枚铸有古帝王姓名、年号等标识的金币拿给他看。
    戈西母知道这事后,顿觉惊奇,同时也产生了羡慕、猜疑的心情。这一夜,由于贪婪的念头一直萦绕着他,因而他整夜辗转不眠,次日天刚亮他就急忙起床,前去找阿里巴巴,说道:
    “兄弟啊!你表面装得很穷,很可怜,其实你真人不露相。我知道你积蓄了无数的金币,数目之多,已经达到要用斗量才能数清的地步了。”
    “你能把放话说清楚些吗?我一点也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你别装糊涂!你非常清楚我在说什么。”戈西母怒气冲冲地把那枚金币拿给他看,
“像这样的金币,你有成千上万,这不过是你量金币时,粘在升底被我老婆发现的一枚罢了。”
    阿里巴巴恍然大悟,此事已被GMX和他的老婆知道了,暗想:此事已无法再保守秘密了。既然这样,索性将它全盘托出。虽然明知这会招来不幸和灾难,但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得被迫把发现强盗们在山洞中收藏财宝的事,毫无保留地讲给他哥哥听了。
    GMX听了,地说:“你必须把你看见的一切告诉我,尤其是那个储存金币的山洞的确切地址,还有开、关洞门的那两句魔咒暗语。现在我要警告你,如果你不肯把这一切全部告诉我,我就上官府告发你,他们会没收你的金钱,抓你去坐牢,你会落得的。”
    阿里巴巴在哥哥的威逼下,只好把山洞的所在地和开、关洞门的暗语,一字不漏地讲了一遍。戈西母仔细听着,把一切细节都牢记在心头。
    第二天一大早,戈西母赶着雇来的十匹骡子,来到山中。他按照阿里巴巴的讲述,首先找到阿里巴巴藏身的那棵大树,并顺利地找到了那神秘的洞口,眼前的情景和BALL所说的差不多,他相信自己已经到达目的地,于是高声喊道:“芝麻,开门吧!”
    随着戈西母的喊声,洞门豁然打开了,戈西母走进山洞,刚站定,洞门便自动关起来。对此,他没有在意,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堆积如山的财宝吸引住了。面对这么多的金银财宝,他激动万分,有些不知所措。待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才急忙大肆收集金币,并把它们一一装在袋中,然后一袋一袋挪到门口,预备搬运出洞外,驮回家去。待一切准备妥当后,他才来到那紧闭的洞门前。但由于先前他兴奋过度,竟忘记了那句开门的暗语,却大喊:“大麦,开门吧!”洞门依然紧闭。
    这一来,他慌了神。一口气喊出属于豆麦谷物的各种名称,唯独“芝麻”这个名称,他怎么样也想不起来了。他顿感恐惧,坐立不安,不停地在洞中打转,对摆在门后预备带走的金币也失去兴趣了。
    由于戈西母过度地贪婪和嫉妒,招致了意想不到的灾难,致使他已步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望境地。如今性命都难保,当然就更不可能圆他的发财梦了。
    这天半夜,强盗们抢劫归来,在月光下,老远便看见成群的牲口在洞口前,他们感到奇怪:这些牲口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强盗首领带着喽罗来到山洞前,大家从马上下来,说了那句暗语,洞门便应声而开。戈西母在洞中早已听到马啼的得得声,从远到近,知道强盗们回来了。他感到性命难保,一下子吓瘫了。但他还抱着侥幸的心理,鼓足勇气,趁洞门开启的时候,猛冲出去,期望死里逃生。但强盗们的刀剑把他挡了回来。强盗首领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剑把戈西母刺倒,而他身边的一个喽罗立刻抽出宝剑,把戈西母拦腰一剑,砍为两截,结果了他的性命。
    强盗们涌入山洞,急忙进行检查。
    他们把戈西母的尸首装在袋中,把他预备带走的一袋袋金币放回老地方,并仔细清点了所有物品。强盗们不在乎被阿里巴巴拿走的金币,可是对于外人能闯进山洞这件事,他们都感到震惊、迷惑。因为这是个天险绝地,山高路远,地势峻峭,人很难越过重重险阻攀援到这里,尤其是若不知道开关洞门那句暗语,谁也休想闯进洞来。
    想到这里,他们把怒气都出在戈西母的身上,大家七手八脚地肢解了他的尸体,分别挂在门内左右两侧,以此作为警告,让敢于来这里的人,知道其下场。
    做完了这一切,他们走出洞来,关闭好洞门,跨马而去。
    这天晚上,戈西母没有回家,他老婆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焦急万分地跑到阿里巴巴家去询问:“兄弟,你哥哥从早上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家来。他的行踪你是知道的,现在我非常担心,只怕他发生什么不测,若真是这样,那我可怎么办呀?”
    阿里巴巴也预感到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不然,戈西母不可能现在还不回家。他越想越觉不安,但他稳住自己的情绪,仍然平静地安慰着嫂嫂:“嫂嫂,大概戈西母害怕外人知道他的行踪,因而绕道回城,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回到家吧。我想等会儿他会回来的。”
    戈西母的老婆听了后,才稍感慰藉,抱着一线希望回到了家中,耐心地等待丈夫归来。
    时至夜半三更,仍不见人影。她终于坐卧不安起来,最终由于紧张、恐怖而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她悔恨地自语道:“我把阿里巴巴的秘密泄露了给他,引起他的羡慕和嫉妒,这才给他招来了杀身之祸呀。”
    戈西母的老婆心烦意乱,,好不容易才熬到天亮,便急急忙忙跑到阿里巴巴家中,恳求他立即出去寻找他哥哥。
    阿里巴巴安慰了嫂子一番,然后赶着三匹毛驴,前往山洞而去。来到那个洞口附近,一眼就看到了洒在地上的斑斑血迹,他哥哥和十匹骡子却不见踪影,显然凶多吉少,想到此,他不禁。他战战兢兢地来到洞口,说道:“芝麻,开门吧!”洞门应声而开。
    他急忙跨进山洞,一进洞门就看见戈西母的尸首被分成几块,两块挂在左侧,两块挂在右侧。阿里巴巴惊恐万状,但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收拾哥哥的尸首,并用一匹毛驴来驮运。然后他又装了几袋金币,用柴棒小心掩盖起来,绑成两个驮子,用另两匹毛驴驮运。做好这一切后,他念着暗语把洞门关上,赶着毛驴下山了。一路上他拼命克制住紧张的心情,集中精力,把尸首和金币安全地运了家。
    回家后,他把驮着金币的两匹毛驴牵到自己家,交给老婆,吩咐她藏好,关于戈西母遇害的事,他却只字不提。接着他把运载尸首的那匹毛驴牵往戈西母的家。戈西母的使女马尔基娜前来开门,让阿里巴巴把毛驴赶进庭院。
    阿里巴巴从驴背上卸下戈西母的尸首,然后对使女说:“马尔基娜,赶快为你的老爷准备善后吧。现在我先去给嫂子报告噩耗,然后就来帮你的忙。”这时,戈西母的老婆从窗户里看见阿里巴巴,说道:
    “阿里巴巴,情况怎么样?有你哥哥的消息吗?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莫非他遭遇了灾难?”
    阿里巴巴忙把戈西母的遭遇和怎样把他的尸首偷运回来的经过,从头到尾对嫂子说了一遍。
    阿里巴巴详细叙述完事情的经过后,接着对嫂嫂说道:“嫂子,事情已经发生了,要想改变这一切已是不可能的了。这事件固然惨痛,但是我们应该引以为戒,保守秘密,不然我们的身家性命将没有保障的。”
    戈西母的老婆知道丈夫已惨遭杀害,现在埋怨也无济于事,因此她泪流满面地对阿里巴巴说:“我丈夫的命是前生注定的,我现在也只好认命了。只是为了你的安全和我的将来,我答应为你严格保守秘密,决不向外泄露半点。”
    “安拉的惩罚是无法抗拒的,现在你安心休息吧。待丧期一过,我便会娶你为妾,一辈子供养你,你会生活得愉快幸福的。至于我的夫人,她心地善良,决不会嫉妒你,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好了。”
    “既然你认为这样做较为妥当,就照你的意思办吧。”她说着又忍不住痛哭起来。
    阿里巴巴因为哥哥的死感到很伤心,他离开嫂嫂,回到女仆马尔基娜身边,与她商量哥哥的后事,做完这一切后,才牵着毛驴回家了。
    阿里巴巴一走,马尔基娜立刻来到一家药店,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跟老板交谈起来,打听给垂死的病人吃什么药才有效。
    “是谁病入膏肓,要服这种药呢?”老板向马尔基娜反问。
    “我家老爷戈西母病得利害,快要死了。这几天,他既不能说话,也不能吃东西,所以我们对他的生死已不报什么希望了。”
    说完,她带着买来的药回家了。
    第二天,马尔基娜再上药店去买药,她装着忧愁苦闷的样子,唉声叹气地说:“我担心他连药都吃不下去了,这会儿怕是已经咽气了。”
    就在马尔基娜买药的同时,阿里巴巴也做好了一切准备。他呆在家中,耐心地等待着戈西母家发出悲哀、哭泣的声音,以便装着悲痛的样子去帮忙治丧。
    第三天一大早,马尔基娜便戴上面纱,去找高明的老裁缝巴巴穆司塔。她给了裁缝一枚金币,说道:“你愿意用一块布蒙住眼睛,然后跟我上我家去一趟吗?”
    巴巴穆司塔不愿这样做。马尔基娜又拿出一枚金币塞在他的手里,并再三恳求他去一趟。
    巴巴穆司塔是一个贪图小恩小惠的财迷鬼,见到金币,立即答应了这个要求,拿手巾蒙住自己的眼睛,让马尔基娜牵着他,走进了戈西母停尸的那间黑房。这时马尔基娜才解掉蒙在巴巴穆司塔眼睛上的手巾,告诉他:“你把这具尸首按原样拼在一起,缝合起来,然后再比着死人身材的长短,给他缝一套寿衣。做完这些事后,我会给你一份丰厚的工钱的。”
    巴巴穆司塔按照马尔基娜的吩咐,把尸首缝了起来,寿衣也做成了。马尔基娜感到很满意,又给了巴巴穆司塔一枚金币,再一次蒙住他的眼睛,然后牵着他,把他送回了裁缝铺。
    马尔基娜很快回到家中,在阿里巴巴的协助下,用热水洗净了戈西母的尸体,装殓起来,摆在干净的地方,把埋葬前应做的事都准备妥当,然后去清真寺,向教长报丧,说丧者等候他前去送葬,请他给死者祷告。
    教长应邀随马尔基娜来到戈西母家中,替死者进行祷告,按惯例举行了仪式,然后由四人抬着装有戈西母尸首的棺材离开家,送往坟地进行安葬。马尔基娜走在送葬行列的前面,披头散发,捶胸顿足,嚎啕痛哭。
    阿里巴巴和其他亲友跟在后面,一个个面露悲伤。
    埋葬完毕后,各自归去。
    戈西母的老婆独自呆在家中,悲哀哭泣。
    阿里巴巴躲在家中,悄悄地为哥哥服丧,以示哀悼。
    由于马尔基娜和阿里巴巴善于应付,考虑周全,所以戈西母死亡的真相,除他二人和戈西母的老婆之外,其余的人都不知底细。
    四十天的丧期过了,阿里巴巴拿出部分财产作聘礼,公开娶他的嫂嫂为妾,并要戈西母的大儿子继承他父亲的遗产,把关闭的铺子重新开了起来。戈西母的大儿子曾跟一个富商经营生意,耳濡目染,练就了一些本领,在生意场上显得。
    这一天,强盗们照例返回洞中,发现戈西母的尸首已不在洞中,而且洞中又少了许多金币,这使他们感到非常诧异,不知所措。首领说:“这件事必须认真追查清楚,否则,我们长年累月攒下来的积蓄,就会被一点一点偷光。”
    匪徒们听了首领的话后,都感到此事不宜迟延,因为他们知道,除了被他们砍死的那个人知道开关洞门的暗语外,那个搬走尸首并盗窃金币的人,也势必懂得这句暗语。所以必须当机立断地追究这事,只有把那人查出来,才能避免财物继续被盗。他们经过周密的计划,决定派一个机警的人,伪装成外地商人,到城中大街小巷去活动,目的在于探听清楚,最近谁家死了人,住在什么地方。这样就找到了线索,也就能找到他们所要捉拿的人。
    “让我进城去探听消息吧。”一个匪徒自告奋勇地向首领要求说,“我会很快把情况打听清楚的。如果完不成任务,随你怎样惩罚我。”
    首领同意了这个匪徒的要求。
    这个匪徒化好装,当天夜里就溜到城里去了。第二天清晨他就开始了活动,见街上的铺子都关闭着,只是裁缝巴巴穆司塔的铺子例外,他正在作针线活。匪徒怀着好奇心向他问好,并问:
    “天才蒙蒙亮,你怎么就开始做起针线活来了?”
    “我看你是外乡人吧。别看我上了年纪,眼力可是好得很呢。昨天,我还在一间漆黑的房里,缝合好了一具尸首呢。”
    匪徒听到这里,暗自高兴,想:“只需通过他,我就能达到目的。”他不动声色地对裁缝说:“我想你这是同我开玩笑吧。你的意思是说你给一个死人缝了寿衣吧?”
    “你打听此事干啥?这件事跟你有多大关系?”
    匪徒忙把一枚金币塞给裁缝,说道:“我并不想探听什么秘密。我可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我只是想知道,昨天你替谁家做零活?你能把那个地方告诉我,或者带我上那儿去一趟吗?”
    裁缝接过金币,不好再拒绝,只好照实向他说:“其实我并不知道那家人的住址,因为当时我是由一个女仆用手帕蒙住双眼后带去的,到了地方,她才解掉我眼上的手帕。我按要求将一具砍成几块的尸首缝合起来,为他做好寿衣后,再由那女仆蒙上我的双眼,将我送回来。因此,我无法告诉你那儿的确切地址。”
    “哦,太遗憾了!不过不要紧,你虽然不能指出那所住宅的具体位置,但我们可以像上次那样,照你所做的那样,我们也来演习一遍,这样,你一定会回忆点什么出来。当然,你若能把这件事办好了,我这儿还有金币给你。”说完匪徒又拿出一枚金币给裁缝。
    巴巴穆司塔把两枚金币装在衣袋里,离开铺子,带着匪徒来到马尔基娜给他蒙眼睛的地方,让匪徒拿手帕蒙住他的眼睛,牵着他走。巴巴穆司塔原是头脑清楚、感觉灵敏的人,在匪徒的牵引下,一会儿便进入马尔基娜带他经过的那条胡同里。他边走边揣测,并计算着一步一步向前移动。他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脚步,说道:“前次我跟那个女仆好像就走到这儿的。”
    这时候巴巴穆司塔和匪徒已经站在戈西母的住宅前,如今这里已是阿里巴巴的住宅了。
    匪徒找到戈西母的家后,用白粉笔在大门上画了一个记号,免得下次来报复时找错了门。他满心欢喜,即刻解掉巴巴穆司塔眼上的手帕,说道:“巴巴穆司塔,你帮了我的大忙,我很感激,愿伟大的安拉保佑你。现在请你告诉我,是谁住在这所屋子里?”
    “说实在的,我一点也不知道。这一带我不熟悉。”
    匪徒知道无法再从裁缝口中打听到更多的消息,于是再三感谢裁缝,叫他回去。他自己也急急忙忙赶回山洞,报告消息。
    裁缝和匪徒走后,马尔基娜外出办事,刚跨出大门,便看见了门上的那个白色记号,不禁大吃一惊。她沉思一会,料到这是有人故意做的识别标记,目的何在,尚不清楚,但这样不声不响偷偷摸摸的,肯定不怀好意。于是她就用粉笔在所有邻居的大门上画上了同样的记号。她严守秘密,对谁也没有说,连男主人、女主人也不例外。
    匪徒回到山中,向匪首和伙伴们报告了寻找线索的经过,首领和其他匪徒听到消息后,便溜到城中,要对盗窃财物的人进行报复。那个在阿里巴巴家的大门上作过记号的匪徒,直接将首领带到了阿里巴巴的家附近,说:“呶!我们所要寻找的人,就住在这里。”
    首领先看了那里的房子,再四下看了看,发现每家的大门上都画着同样的记号,觉得奇怪,问道:“这里的房屋,每家的大门上都有同样的记号,你所说的到底是哪家呢?”
    带路的匪徒顿时糊涂起来,不知所措。他发誓说:“我只是在一间房子的大门上作过记号,不知这些门上的记号是从哪儿来的,现在我也不敢肯定哪个记号是我所画的了。”
    首领沉思了一会,对匪徒们说:“由于他没有把事情做好,我们要寻找的那所房屋没找到,使得我们白辛苦一场,现在暂且回山,以后再做打算。”
    匪徒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地返回山洞后,首领便拿那个带路的匪徒出气,将他痛打一顿后,再命手下把他绑起来,并说:“你们中谁再愿到城中去打探消息?如能把盗窃财物的人抓到,我就加倍赏赐他。”
    听了匪首的话,又有一个匪徒自告奋勇道:“我愿前去探听,并相信我能满足你的要求。”
    匪首同意派他去完成这项使命。于是这个匪徒又找到裁缝铺里的巴巴穆司塔,用金币买通裁缝,利用他找到了阿里巴巴的家,在阿里巴巴屋子的门柱上,用红粉笔画了一个记号,
这才赶忙返回山洞,向匪首报告。他得意地说道:“报告首领,我已经找到那所房屋,这次我用红粉笔在门柱上打了记号。我可以轻易将其分辨出来。”
    马尔基娜出房门时,发现门柱上又有个红色记号,便又在邻近人家的门柱上也画了同样的记号。
    匪首派的第二个匪徒很快完成了任务,但情况却与第一次一样。当匪徒们进城去报复时,发现附近每家住宅门柱上都有红色记号,他们感到又被捉弄了,一个个只得地返回山洞。匪首怒不可遏,,又把第二个匪徒绑了起来,叹道:“我的部下都是些酒囊饭袋,看来此事得由我亲自出马,才能解决问题。”
    匪首打定主意,单枪匹马来到了城中,照例找到了裁缝巴巴穆司塔。在他的帮助下,顺利地来到阿里巴巴的家门前。他吸取前两个匪徒的教训,不再作任何记号,只是把那住宅的座落和四周的景象记在心里,然后他马上赶回山洞,对匪徒们说:
    “那个地点我已铭刻在心里,下次去找就很容易了。现在你们马上给我买十九匹骡子和一大皮袋菜,以及形状、体积一致的瓦瓮三十八个。再把这些瓮绑在驮子上,用十九匹骡马驮着,每骡驮两瓮。我扮成卖油商人,趁天黑时到那个坏蛋的家门前,求他容我在他家暂住一宿。然后,到晚上我们一起动手,结果他的性命,夺回被盗窃的财物。”
    他提出的方案博得了匪徒们的拥护,一个个怀着喜悦的心情,分头前去购买骡子、皮囊、瓦瓮等物。经过三天的奔波,把所需要的东西全部备齐了,还在瓦瓮的外表涂上一些油腻。他们在匪首的指挥下,拿菜油灌满一个大瓮,全副武装的匪徒分别潜伏在三十七个瓮中,用十九匹骡子驮运。匪首扮成商人,赶着骡子,大模大样地运油进城,趁天黑时赶到阿里巴巴的家门外。
    阿里巴巴刚吃过晚饭,还在屋前散步。匪首趁机走近他,向他请安问好,说道:“我是从外地进城来贩油的,经常到这里来做生意。今天太晚了,我找不到合适的住处,恳求你发发慈悲,让我在你院中暂住一夜吧,也好减轻一下牲口的负担,当然也麻烦你为它们添些饲料充饥。”
    阿里巴巴虽然曾见过匪首的面,但由于他伪装得很巧妙,加之天黑,一时竟没有分辨出来,因而同意了匪首的请求,为他安排了一间空闲的柴房,作堆放货物和关牲口之用,并吩咐女仆马尔基娜:
    “家中来了客人,请给他预备些饲料、水,再为客人做点晚饭,铺好床让他住一夜。”
    匪首卸下驮子,搬到柴房中,给牲口提水拿饲料,他本人也受到主人的殷勤招待。阿里巴巴叫来马尔基娜,吩咐道:“你要好生招待客人,不要大意,满足客人的需要。明天一早我上澡堂沐浴,你预备一套干净的白衣服,以便沐浴后穿用。此外,在我回来前,为我准备一锅肉汤。”
    “明白了,一定按老爷说的去做。”
    阿里巴巴说了之后进寝室休息去了。
    匪首吃过晚饭,随即上柴房照料牲口。他趁夜深人静、阿里巴巴全家安息时,压低嗓音,告诉躲在瓮中的匪徒们:“今晚半夜,你们当听到我的信号时,就迅速出来。”匪首交代完毕后,走出柴房,由马尔基娜引着,来到为他准备的寝室里。
    马尔基娜放下手中的油灯,说:“如还需要什么,请吩咐吧。”
    “谢谢,不需要什么了。”匪首回答说,待马尔基娜走后,才灭灯上床休息。
    马尔基娜按主人的吩咐,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交给另一个男仆阿卜杜拉,以便主人沐后穿用。随后她给主人烧好肉汤。过了一会,她想看一看罐里的肉汤,但油灯已灭,一时又没油可添,阿卜杜拉看着马尔基娜为难的样子,便前来解围,提醒道:
    “不必为难,柴房中有菜油呀!为何不取些来用?”
    马尔基娜拿着油壶去柴房中,见到成排的油瓮。她来到第一个瓦瓮前,这时躲在瓮中的匪徒听到脚步声,以为是匪首来叫他们,便轻声问道:“是行动的时候了吗?”
    马尔基娜突然听见瓦瓮中的说话声,吓得倒退一步,但她本是一个机智勇敢的人,当即应道:“还不到时候呢。”她暗想道:“原来这些瓮中装的不是菜油,而是人。看来这个贩油商人存心不良,也许想打什么坏主意,施展阴谋诡计。慈悲的安拉啊!求您保佑,别让咱们上他的圈套吧。”她挨到第二个瓮前,仍然压低嗓音,把“现在还不到时候呢”这句话重说了一遍。
    她就这样一个挨一个地顺序从头说到尾。她暗自道:“赞美安拉!我的主人还蒙在鼓里,不知道危险随时可能降临。这个自称卖油的家伙,一定是这伙匪徒的首领,而此时匪徒们正在等待他发出暗号。”此时她已来到最后一个瓮前,发现这个瓮里装的是菜油,便灌了一壶,拿到厨房,给灯添上油,然后再回到柴房中,从那个瓮中舀了一大锅油,架起柴火,把油烧开,这才拿到柴房中,依次给每瓮里浇进一瓢沸油。潜伏在瓮中的匪徒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就一个个被烫死了。
    马尔基娜以过人的智慧悄悄做完了这一切,屋里所有的人都还睡得正酣,无人知晓。她自己高兴地回到厨房,关起门来,给阿里巴巴热汤。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匪首从梦中突然醒来,他打开窗户,见室外一片黑暗,寂静无声,便拍手发出了暗号,叫匪徒们立即出来行动。但四周却毫无动静。过了一会,他再次拍手,并出声呼唤,仍无回音。经过第三次拍手、呼唤,还得不到回答后,他才慌了,赶忙走出卧室,奔到柴房中,心想:“大概他们一个个都睡熟了,我必须立刻叫醒他们,赶快行动,否则就来不及了。”
    他走到第一个油瓮前,立刻嗅到一股熏鼻的油气味,心里非常吃惊,伸手一摸,觉得烫手。他一个个摸过去,发现全部油瓮的情况都是一样。这时候,他明白死亡落到他们这一伙人的头上了,同时对自身的安全也感到担心。他不敢再回到卧室,只得逾墙跳到后花园,怀着恐怖和绝望的心情,逃之夭夭。
    马尔基娜呆在厨房里,窥探匪首的动静,但不见他从柴房中出来,想是逾墙逃跑了,因为大门是双锁锁着的。不过想到其余的匪徒还一个个静静地躺在瓮中,马尔基娜便安心地睡觉了。
    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阿里巴巴起床去澡堂沐浴。他对当夜家中发生的危险事一无所知,机智的马尔基娜没有惊动他,也没料到事情如此容易应付。原来她认为如果先向主人报告她的计划,然后动手,就可能失去先下手为强的机会,而吃强盗的亏了。
    阿里巴巴从澡堂归来已是日上三竿,他见油瓮还原封不动地摆在柴房中,感到惊奇,嘀咕道:“这位卖油的客人是怎么搞的!这个时候还不把油驮到市上去卖。”
    马尔基娜说:“老爷啊,万能之神安拉赐福于你,使你昨晚免受了伤害。那个商人企图干罪恶的勾当,被发现后已逃走,昨晚发生的事情,待一会我会慢慢讲给你听。”她引阿里巴巴走进柴房,关了房门,然后指着一个油瓮说“请老爷看吧,到底里面装的是油呢?还是别的东西?”
    阿里巴巴打开瓮盖一看,里面躺着一个男人,他一下子吓得回头就跑。马尔基娜即刻安慰他:“别害怕!这人已不可能再危害你,他已经死了。”
    阿里巴巴听了才安静下来,说道:“马尔基娜,咱们遭了大祸,刚安定下来,怎么这个卑鄙的家伙也会来找咱们的麻烦呢?”
    “感谢伟大的安拉!事情的经过,我会详细报告老爷的。可是说话要小声,免得被邻居知道,给咱们带来麻烦。现在请老爷查看这些瓮里的东西,从头到尾,每一个都看一看吧。”
    阿里巴巴果然依次看了一遍,发现每个瓮中都有一个全副武装的男人,幸亏都被沸油烫死了。这一惊把他吓得哑巴似的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他逐渐恢复常态,才问道:
    “那个贩油商人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