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校小升初免考,如何确保科学公平?

 来源:沪江小学资源网    要点:2014小升初  
编辑点评: 按照教育部新规定,民办学校招生将以综合素质测评、面试取代考试,新政策能否遏制民办校择校风,又如何确保科学、公平?“小升初”新政要求民办学校以测评、面试代替考试,这对拥有招生自主权的民办学校而言,喜忧参半。临近“小升初”,各地的“路线图”、“时间表”纷纷出台,对面试、测评具体形式做出规定……

 

免考利刃能否破除择校乱象?

这次取消民校“小升初”考试并非突然袭击。2013年8月25日,教育部颁布了《关于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招生有关问题的意见》,规定“无论公办还是民办学校,接收适龄儿童少年入学都不得采取考试方式进行选拔”。

自主办学的边界和底线到底在哪里?这一问题不仅在学理上,也在实践上困扰着当前的民校“小升初”。

“《民办教育促进法》赋予的招生自主权给了民办学校一柄尚方宝剑,但是,在‘要择校、找民校’的大背景下,这柄宝剑经常会被滥用。”成都市教育局的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他这样说并非信口开河。2011年,成都一所民办学校招800名学生,但通知1000名上线学生前来报名。“先到先报,额满为止”。在僧多粥少的卖方市场,学校也玩起了饥饿营销,少得可怜的学位换来的是起早贪黑的家长和辗转于各个辅导班的孩子。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诚然,民办学校提供的教育服务属于‘市场经济’的范畴,但不管怎么市场化,民生属性不能变,仍然属于义务教育范畴,这是底线。”

在自主招生空间的庇护下,一些民办学校明显的“逾矩”行为,让教育部门下定决心对民办学校招生进行规范。首都师范大学基础教育学院副院长王海燕解释说,“不少民办学校充分运用自主招生的权力,更多表现为单纯进行2-3学科的文化课纸笔考试,依靠所谓学科统测分数、试卷成绩等来招生。这不可避免地造成学生以及家长紧紧围绕这类考试而争相进入多个‘占坑班’,参加学科辅导或强化的辅导班等进行高强度补习,由此也让学生过重的、单纯为应对招生考试的课业负担难以缓解。”

民校自主招生空间的膨胀在广州则呈现出另一种怪相。2003年广州的一批从名校“母体”中剥离出的民办初中,在家长中得到热捧,引发学生四处赶考。这些“名校办的民校”从性质上说,属于“国有民办”。在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看来,“国有民办”可以让这些学校左右逢源,他说:“这种学校非公非民、亦公亦民,想让学费与市场挂钩以谋取利益、以考试来抢占优质生源的时候就称自己是民办,而要求他们与公办学校完全脱钩、不再利用名校名义进行宣传的时候就强调自己与公办学校之间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

后来,为了减轻学生赶考的压力,教育部门要求民校把考试时间统一,于是便出现了“大小联盟”的联考。

对此,王则楚认为,“民校联考”实际上是钻了《民办教育促进法》关于民办学校可以自主招生的规定的空子,而事实上这些参与民校联招的学校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办学校,他们只是打着民办的幌子干着违法的事情。

如今,广州“小升初”民校联考呈现“高考化”趋势,每年近5万小学生参加17所民校的联合招考,争夺4000个学位,录取比例超过10∶1。教育部“小升初”新政出来之后,以面试取代之前的联盟乱战,能否破除这一乱象?虽然到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但人们至少已经看到了广州市在治理“联考热”方面的决心。

“真的取消了?”面对自己女儿挂满书橱的奥数、英语竞赛的奖状,家住广州天河区的家长午北辛觉得这两年紧绷的弦突然间松了,去年十月广州市教育局透露民校“小升初”要免试的消息,这让午北辛觉得不可思议,这场近5万人参加的特大“战役”,真的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对于这个全国范围内数一数二的择校“重灾区”来说,广州这艘大船要掉头,也并非易事。它将面临紧迫的问题是,在没有一个完善的、比较成熟的民校免试招生方案前,贸然取消民校考试只能为暗度陈仓的“条子生”挖通暗渠。

就在民办学校如坐针毡之时,另一条消息传来,1月7日,广州市教育局宣布民办校招生取消考试缓行,由于民办学校对于“小升初”免试入学还未形成一个成熟方案,因此设一年过渡期,2015年执行免试招生,届时广州“小升初”学生最多有4个选择机会,除公办电脑派位作为“兜底”外,还能选择市属、区属公办外国语学校各一所,也可以选择报考民办学校。

 

最新20202014小升初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