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谁主沉浮? “神孩子”攻陷八级词

 来源:北京日报    要点:中国汉字听写大会  
编辑点评: 本周五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决赛将在央视一套播出,究竟哪个“神孩子”能拿下冠军,到时将揭晓。尽管之前考题已被观众质疑太难,据了解,决赛考题还要比之前任何场次都难。对此,节目总导演表示这档节目看上去形式简单,但怎样让考题既能难住中学生选手,同时又让观众觉得有意义,令节目组尤其是负责出题的6个“小伙伴”挖空了心思。

▲ 对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题库组来说,各种辞书成了手头必备。图为题库组工作人员正在找词儿。

▲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比赛间歇,小选手们逮着空儿就翻字典、记难词。

本周五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决赛将在央视一套播出,究竟哪个“神孩子”能拿下冠军,到时将揭晓。尽管之前考题已被观众质疑太难,据了解,决赛考题还要比之前任何场次都难。对此,节目总导演关正文说,这档节目看上去形式简单,但怎样让考题既能难住中学生选手,同时又让观众觉得有意义,令节目组尤其是负责出题的6个“小伙伴”挖空了心思。

8000个词筛剩2800个  留下的难词还需具备文化蕴涵

作为《中国汉字听写大会》题库组负责人,今年20岁出头的前堂客(因节目组保密原因,报道中用的是化名)回顾起组建题库的过程时,还是心有余悸。《中国汉字听写大会》13场比赛,耗掉词语1300个左右,但在赛前节目组“为了节目能安全录制”,备了2800多个词语。“就这2800多个词语,已经把我们‘找趴下了’。”前堂客感叹道。

原来,这些词语不是从字典、辞书里直接搬到计算机题库中的,而是6名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一个个挑选,一个个分级、注音和释义,然后敲进题库的。

和前堂客一起建立题库的有3个是节目组同事,负责数据分析、注音和释义等工作;还有两名“外援”,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研究生,专门在各种辞书里挑词儿。两名研究生自从4月份接受任务以来,用前堂客的话来说,“就泡在图书馆各种辞书的海洋里了”。她们每周每人至少要给前堂客提交三四百个词语,直到节目录制,她们提交的词语大约有8000个,但最终被选中的只有2800多个。 将近三分之二被过滤掉了,让两位研究生很郁闷,说服她们的不是别的,而是数据。节目组隔三差五就带考题到北京汇文中学测试,此外,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选拔赛也会反馈一些数据上来。10%的人写得上来的词属于“十级”,20%的人写得上来的词属于“九级”。以此类推,要是所有人都能答上来,这样的词属于一级。凭借题库组几个人在Excel里所做的统计和分析,这档节目对汉字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分级制”。

前堂客说,留下来的词语不只是因为难,它们还要具有必要的文化蕴涵,“像‘爨(cuàn)’这个字,如果它仅仅用在‘爨底下’这个地名里,我们是不会选的,但它还能用在‘分爨’里,出现在归有光《项脊轩志》这样的传世文章中,它就可以进入考题范围。”

“神孩子”攻陷“八级词”  赛程过半紧急补充500个词语

“我们的题库就是个‘大肚子’,一二三级的词语占10%,九十级的词语占10%,像六七八级的词语,选手可能答对也可能答错,需求量最大,能占百分之三四十。”前堂客透露说,即使之前备了2800多个词,当节目录完第八场比赛时,隶属于第八级的词语还是闹起了“题荒”。连着好几个晚上,题库组几个小年轻熬夜到三四点钟,好不容易又补充了500多个词。

“我们之前已经预计到这些中学生肯定不怕题太难,但还是没料到他们这么‘神’。”前堂客说,“荦荦大端”、“尥蹶子”、“酆都”这样本属于第八级的词语在初赛阶段就被选手挑落马下,让节目组预感题库可能告急,没想到预感应验了。她坦言,在紧急补充题库的那几天,她近乎绝望,因为有时候一个小时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她曾向总导演关正文申请说,希望出题尺度放宽一些,找《康熙字典》那些难词来考,好在导演最终坚持了底线。

不过,关正文自己也透露,其实到那个时候,自己也有些“无奈甚至绝望”了。他说,目前观众能看到每期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比赛,其实都是经过剪辑的,每期节目至少剪掉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大概能考30个词语左右,几乎每个孩子都不错,上来答完题又回到座位上,就是不下去。”这让关正文哭笑不得,因为它意味着低难度的词汇基本废了,只能提高难度。在补充题库的时候,1978年考进北京师范学院(现在的首都师范大学)的关正文所秉持的标准就是,“我自己会写的词就不要考了”。

比赛准备再足也出“事故”  中学生写出古汉字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题库在建立过程中,一些语言文字专家也对这些词语进行了评估,这中间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筛除异体字,但即使这样,还是免不了比赛中出现预料不到的“事故”。

半决赛第一场中,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刘浥尘碰到了“衾(qīn)寒枕冷”这个词,对于这位后来被称为“大师”的男孩来讲,这个词并不难,但他将“衾”写成了一个关正文直到现在都没有再见过的字。三名裁判都裁定,这种书写与正确答案不符,不过刘浥尘正要退场的当口儿,一名裁判突然提出异议,指出这个字存在于古汉语中,算不上错。

“你想想,像刘浥尘这样的强手,如果被淘汰了,其他队伍肯定士气大涨。当别的队伍开始欢庆的时候,裁判忽然说写对了,肯定会产生一些争执和矛盾。好在我们完全尊重裁判,他们讨论了半天之后,决定判对。”关正文透露,这段“事故”并没有播出来,而是决定让刘浥尘换词重考。“直到现在,还有队伍对这个判罚有意见呢。”这不奇怪,接下来的比赛中,刘浥尘将浙江队带进了总决赛。

此外,节目已经播出的内蒙古赤峰二中李响悦对于“瓜瓤”的书写,也引发了不少观众讨论。李响悦这个单独和十几名对手周旋了11轮的小姑娘,最后因为把“瓜瓤”写成了“瓜穰”,遗憾出局。但后来有观众发现,“穰”其实是“瓤”的异体字。“我们当时根本没反应过来,我相信李响悦也绝不是说知道这个‘瓤’通那个‘穰’,就故意写成禾木旁,她误打误撞地就写出了一个异体字。”说起这个,关正文有点啼笑皆非。

追问:明年比赛怎么办?

节目越播越火,人大附中、北京四中等中学已经开始准备明年的比赛,这些接踵而来的好事儿,却让关正文压力山大。首季比赛的题目已经出得如此艰难,他现在还真没想好明年的节目拿什么考题来考这些“神孩子”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据他透露,来年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节目仍将坚持这种考题难度和深度。

“现在有观众质疑考题太偏,但我自己并不这样认为,我们的前人能用20个完全不同的词语表达‘疼痛’,能用40个不同的词语形容‘笑’,但现在我们掌握的词汇越来越少,意味着我们在表意上趋于退化。”关正文表示,上周五、周六连播两场的最佳个人晋级赛,从名家作品中请出了不少难词,在来年的节目中,这种形式或将更为常见。

此外,他透露说,收录两万多字的《新华大字典》最新修订版正在编纂过程中,如果这本大字典能够满足节目的需要,在很多参赛者和观众眼里非常神秘的题库,或许能够找到一个明确的出题依据。

最新2019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信息由沪江小学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